贵妃无宠却有孕了 第79章

作者:枕雨眠 标签: HE 古代言情

  “哦。”林绿萼点头,她建议他闲着的时候强身健体,还故意污蔑他臂膀软了,不如以前结实。

  她其实暗自希望他白日里操练累了,夜间能少折腾她。

  隽之十八九岁,精力充沛,像不知疲倦的孩童。而她二十一岁,却像疲惫的老母亲。

  她垂眸思索,自己并非寡情无趣之人,若每晚一次她觉得舒服又痒腻,两次虽酸痛但尚且可以接受,若折腾到半夜三更,她便只能任他摆弄,无力慵移腕,多娇爱敛躬。

  第二日醒来就会像现在这般,一摊软泥陷在云被里,要温雪多次劝说起来用膳,她才会勉力起来。

  前日她实在累了,泪眼婆娑地央求他,“今日尽兴了,明日可否歇息一日。”他轻吻她浅粉的眼皮,抱着她爱怜地说:“好。”然后昨日……哎,不提也罢。

  幸好他今天去骑马射箭了,但愿他晚上回来累了便睡,不要在她身上耗费过多的精力。

  夫妻恩爱是好事,他身心都沉迷她,也会让她觉得甜蜜。

  去岁寒冬的时候她还寻了京都闻名的舞姬教习她舞蹈,那时她名声不好,京中盛传妖后又要作妖了,她却想若练舞将身体练得柔软了,是不是承欢后就不会腰酸背痛了。

  后来发现自己想多了。白日练舞让她疲惫不堪,夜晚只想酣睡,还要应付隽之的兴奋,便更觉双倍辛劳。

  于是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已有十几日未召舞姬进宫了。

  林绿萼拥着锦被又躺了许久,温雪说宁二公子递了信进来,她这才懒洋洋地起身。

  傍晚,晏隽之兴冲冲的回来,他双手放在身后,躬身将脸凑到她面前,“亲我。”

  她放下手中的话本,抬头在他嘴上亲啄,看他眼角眉梢都是笑意,问道:“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

  他从身后拿出一捧五颜六色的花束,“去皇城北边骑马射箭,见山野烂漫,替姐姐摘了许多。”

  林绿萼接过花朵,低头轻嗅,“你进来的时候我就闻到花香了。”她将花枝放在两个素色的瓷瓶里,又接了水洒在花瓣上,似乎能透过花朵看到郊外满目的春景,心旷神怡。

  “累了吗?”她柔声试探。

  他扭了扭腿和肩膀,“有点累,还好。”他伸出肌肉紧实的胳膊放在她面前,“真的有变化吗,我捏着还是很结实啊。”

  林绿萼不接这话茬,本就是她信口胡说的,“饿了吗?可要用膳?”

  “在街边随意吃了点,还买了福寿斋的糕点,姐姐趁热吃,我去沐浴更衣。”他笑着眨了眨眼,双手按在她脑上,在她额上落下一吻。

  她暗自叹息,他好像不知疲倦。

  房里熄灯后,隽之的手又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,她柔柔娇笑着,“我有事想和你说。”

  “嗯。”他俯身上来,将温软的芳香按在怀中。

  林绿萼仰着脖子轻诶了一声,在黑夜中望向他情.欲翻涌的眸子,“我说正经事。”

  “正经着呢。”他温热的呼吸在她脖颈间弥漫。

  她推了推也知无用,看来骑马打猎也消耗不了他太多体力,她柔声说道,“离离寻到粉珠了,原来萍儿当年带着她逃进了东边的山里,那地方消息闭塞,萍儿去岁才知世事变化,熬过了寒冬,带着粉珠归京了。”

  晏隽之抬起头,双手撑在姐姐的肩膀旁边,“那是好事啊,你想去看她吗?”

  “嗯……还有……”她放低了声音,“离离不是说过她寻到了粉珠就回明州看望父兄吗?她有近两年没回去了,便打算下月动身去明州。”

  “你想在她走之前约她打数日的麻将吗?可以啊。”他又俯身汲取香甜。

  发丝缠绕在一起,她身上没了力气,即将出口的话又顿了顿,心跳得更快了些,“明州阳春三月的牡丹花会很有名。”

  他附和着点头,“嗯。”

  “我想随离离去明州玩玩。”她急忙补充道,“来回不过一个月罢了。”

  他蓦地抬起正在忙碌的头,嘴边还挂着潋滟水渍,怔怔地望着她,“新朝初立,每日都有事要处理,我没法陪你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……我是想和离离去玩。”本来也没有打算叫你啊,这句话她隐在嘴里,露出讨好的笑容,“可以吗?”

  “不去可以吗。”他一下翻身到旁边,盖着被子侧过身子背对着她。

  身上的温热消失后,殿中温凉的夜风拂过她敞开的胸脯,林绿萼愣了片刻,她用手指轻戳他的脑袋,他不理会,她又伸手进被子里捏他的腰,他还是不理。

  “怎么了嘛。”她扭过他的脑袋,逼他与自己四目相对。

上一篇:满城佳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