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妃无宠却有孕了 第68章

作者:枕雨眠 标签: HE 古代言情

  但她自我安慰,夫君好歹饱读圣贤书,不会放纵底下的人行凶。

  不远处的巷子里陆续传来惨叫声,让林夫人胆颤心惊。林府附近居住的都是达官贵人,夫君连这些依附他的人,都不放过了吗?

  她在府门前来回踱步,看到了一队黑衣人骑马奔来。侍卫立刻拦在府前,将林夫人保护在其中。

  “林夫人,我是云水!”云水拉开脸上的玄色纱巾,听到渐近的马蹄声,焦急地说,“快跟我走!”

  林夫人一时犹豫,云水是前朝太子,他是她看着长大的,知道他品性纯良,可如今她的夫君造反起事了,云水突然来相府要带她离开,难道说是想以她为人质,威胁她的夫君?

  “林夫人,林相出事了!”云水翻身下马,走到她面前,他来不及解释了,身后巷子里的马蹄声更急了。

  叛军距离相府仅有一条长街的距离,哒哒的马蹄声像是催命的鼓乐,声声击在云水心头。

  林夫人望着他,身前拦着一队侍卫,不让云水靠近,她问,“绿儿呢?”

  云水冷静下来,将事情融合为两句话,“林相暗中谋划的事被燕鸣知道了,燕鸣策反了林相的手下。”

  林夫人一把推开面前拦着的人,几步冲到云水面前,她深知燕鸣与夫君有深仇大恨,“林相怎么样了?”

  叛军策马奔来,距离他们数十步之遥,他们看到了府门前站着的衣着华丽的夫人,甩着鞭子一声高呼,“把她抓起来!”

  “林夫人,得罪了。”云水抓起林夫人抛到马背上,她哎哟一声低呼,他翻身上马,策马快速逃跑,“边走边说。”

第115章 生子 去泅水吗

  皇宫北门波光粼粼的护城河上, 荡漾着各色的花灯,花灯中心的淡淡火光照在五色的花瓣上,似百花吐艳。

  宁离离与梁珍意躲在树后, 见放花灯的宫婢们都散去了,才缓缓走出来。

  宁离离望了一眼南边, 她们处在皇宫最北处,极目远眺也只能看到繁茂的花树和在芳林中幽静的冷宫,她桃花眼不安地闪动,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响, 好像是打雷, 又好像是重物跌倒之声。”

  “中秋佳节,京都贵人们欢聚相府为林夫人贺寿, 免不了要放焰火。”梁珍意用贵妃姐姐送她的梅花玉佩逗弄着怀中的粉珠,粉珠才出生时一张小脸又红又瘪, 如今一张粉嫩的脸像熟透的桃子,白里透红, 她越来越爱笑了, 抓着玉佩璎珞上的金珠子就能玩许久。

  梁珍意随意地瞥了一眼,南边是闹得很, 似乎又有打雷声又有铁蹄声还有呐喊声……不过那声音传到静寂的北面来, 也听不太清楚, 她敷衍道:“就是放焰火的声音吧, 可能林相在皇宫外安排了一些与民同庆的节目, 百姓围着欢闹,锣鼓升天。”

  宁离离眉头轻蹙,她想起殷朝气数只有十年的卦象,担心会出什么事, 她还想与梁珍意说些什么,又怕珍意觉得她神神叨叨,于是住了嘴,蹲在河边打开了四四方方的木盒子。

  她安慰自己,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,她的父亲依附林相,她好友的情郎是前朝太子,不管哪方势力都不会刁难她,多想无益。

  她做了四盏西瓜大小的莲花形花灯,用瓷盘拖着放在盒中,木盒宽大沉重,提过来还费了些功夫。

  宁离离将手伸进冰凉的河水中,随意地玩了玩水,她举目看着远处渐渐熄灭在河水中的宫婢们的花灯,心里升腾起一点再美好的事物也会衰败的叹息之情。

  她拿起一盏金色的花灯放进河中,这是她为绿萼做的,祝福她能顺利生下孩子,一生荣华富贵,像这金灯一样璀璨夺目。

  她又把一盏红色的花灯放进河里,河水流淌缓慢,这红色的花灯缠绵在河边的杂草里半晌不动,她用手荡起水花,让盘旋在河边的花灯快些流进河中。这是她为静媛做的花灯,愿她情爱顺意,人生不再因爱悲痛。

  第三盏是为珍意做的粉色花灯,珍意自从生了孩子,便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粉珠身上,她不知祝福珍意什么,便祝福粉珠一生顺遂,让珍意享受含饴弄孙的儿孙福。

  河水荡漾,浸湿了宁离离的鞋袜,她拿最后一盏花灯的手顿了顿,夜色朦胧,黑云在皇城上笼罩了半个时辰了,圆月一直未再出现。

  宁离离想起自己这一生,种蔬果也好,沉迷赌博也罢,都是在打发漫长而无聊的时间,她没有追求也没有渴望,甚至连话本里惊天地泣鬼神的情爱她也难以共情,只觉一切好像都没趣味。

  她淡淡一笑,许是姐妹们的麻技太烂了,让她失去了赌博场上有来有回的紧张刺激之感。

  她捏着手中的蓝色花灯,想了许久,最后决定祝福自己身体健康、发大财。

  “好像是有点不对劲。”梁珍意望向南边花林里晃动的火把,隐约还听到了沉闷的马蹄声,她左手抱着粉珠,右手拉了一把宁离离,“你快看那边!”

  宁离离回头,心如鼓擂,谁会在皇宫里夜行纵马?听声音还是一大批人马,两人北边是河,南边是花树林,周围空荡荡的,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她们正不知所措的时候,萍儿从树林里跑出来,她满头大汗神色慌张,看到宁昭媛后,激动地一把扑进她的怀中,“昭媛!不好了!叛军攻进皇宫了!”

  宁离离微愣,脑中一时呆滞,问:“什么叛军?”

  又问:“京城的禁卫军呢?”

  梁珍意怀中的粉珠一下嚎啕大哭起来,婴儿的哭声在静谧的黑夜中格外醒目。梁珍意一边捂住她的嘴,一边努力地安抚她,可粉珠扔掉抓在手里的玉佩,闭着眼睛撕心裂肺地嚎哭。

  萍儿也不知具体的情况,方才莫公公来寻她,让她快带主子们离开,莫公公简单交代了几句现在的情形,说完莫公公转头就跑,他留下一句,“跑不掉就找地方躲起来!”

  莫公公替林相做事多年,隐约也知道林相的不臣之心,所以这次他目睹了林相劝皇上离京之后,人精一样的他猜到了林相要秘密行事,于是他向皇上称病,并未随皇上出行,只等着林相事成了,留在林相身边当一条好狗。

  今日傍晚,他看到林相头戴金冠,穿红纻丝衮龙服进宫,他一下就猜到了林相的心思,立刻命人打扫紫宸殿,将殷牧昭那些俗气的摆件全部丢出去。

  莫公公在紫宸殿外哼着小曲轻甩拂尘、对林相的到来翘首以待,结果等来了徒弟石放疯狗一样奔进紫宸殿大喊道:“林相的部下造反了!林相要死了!师傅快跑啊!”

  莫公公逃跑的途中路过凝香居,紧要关头他还是不肯就这样言败,多少卖宁家一个人情,万一林相又没败呢!他不顾徒弟们的阻拦,给萍儿留下两句话,才匆忙离开。

  叛军在皇宫中肆意地搜刮金银珠宝,行动缓慢,萍儿一路狂奔到北边的护城河边,紧紧地抓着宁昭媛的手,她泣不成声,“我们怎么办啊?我刚看到跑得慢的恬儿、欣儿被他们抓住,撕烂了衣裙……呜呜……还有寐子、欢子都被叛军杀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宁离离站在芳林尽头的河边,看到火光在芳林那头闪烁,她的心里充满忐忑,只觉大难临头。

  叛军一路奸.淫掳掠,聚在皇宫中轴那片迈不开腿,越往北假山流水、芳林花圃越多,他们是来抢人抢钱不是来赏花的,所以策马奔出一段路,看到花树池塘,便又回凤栖宫、明珠宫一片搜刮。

  宁离离四周看了一眼,“我们渡河去北城门。”护城河到北城门中间有一块铁索吊桥,吊桥此刻悬在空中,可她又不会泅水,而且禁卫军无法抵御叛军袭击的话,北门侍卫肯定早就跑了,没人给她们开门,她们总不能不要命地跳下城墙。

  梁珍意急得跺脚,怀里粉珠又哭闹不止,她如何安抚也止不住她的哭声,“离离,我不会泅水!”

  萍儿看了一眼梁婕妤怀中大哭的粉珠,低声说:“琪公主被杀了……我刚还听到他们说,大王命令要把皇上的孩子和妃子全数杀掉……”

  夜幕暗沉,昏鸦嘶叫,皇宫高耸的城墙像是牢笼,将她们囚在宫里待死。

  宁离离抿嘴叹了一声,她拿定了主意,捡起地上四方的木盒,从梁珍意怀中抢过粉珠,对萍儿指着河水说:“你会泅水,你带粉珠离开吧。”

  梁珍意伸手去夺粉珠,手伸到一半,手指蜷缩着放下,她泪流满面地对萍儿说,“我们留在这儿都只有死路一条,你若能沿着护城河游出去……”她泣不成声,不敢再看粉珠的脸庞,害怕自己狠不下心,便要让她一起赴死。

  城北的护城河并非人工挖掘的河流,而是天然的横河途径皇宫的一条支流,所以这河在城内而不是城外,若能顺着河水游出去,便可到皇宫外的横河。

  皇宫修筑之时,为了防止宫人逃跑出宫,河水有一段是在城墙的地底下,地下又修有铁栅栏,若非泅水能力极佳的人,是不能游出去的。

  “珍意,我们俩一会儿去冷宫的井里躲藏,如果粉珠在,她一哭就会暴露我们的位置,那我们几人都会一起死于乱军之手。”宁离离将粉珠放在木盒里,“萍儿少时在明州,明州多水,她也是浪里白条的好手,她托着粉珠游到皇城下,然后盖上木盒的盖子,将粉珠抱在怀中游到宫外,只有这样,粉珠才有活路可言。”

  “萍儿,我们十几年主仆情义……”宁离离红了眼眶,她今日出来放花灯,身上并未带什么珍贵的物品,她褪下手上的碧玉手镯和头上的金步摇递到萍儿的手中,“此生可能是永别了,你若能顺利带她出去,就将她抚养长大。”

  萍儿抱着怀中的木盒,将木盒的盖子放在怀中,她咬紧牙关点了点头,又不舍地望向宁离离,哀怨地唤了一声,“小姐,你一定要活下来!”

  梁珍意也将身上的金玉珠翠和那块玉佩交到萍儿手中,她背过身去失声痛哭,听到马蹄声在芳林中响起,又有连绵不断的婢女尖叫痛哭声传来,那声音撕心裂肺,似受了极大的痛处。

  梁珍意不敢再看粉珠,她泪水大颗大颗地顺着下巴滴下,她一把抓住宁离离的手,“我们快走!”

  叛军追逐嬉戏着宫婢跑到林中,听到了不远处响亮的婴儿啼哭声,他们一甩马鞭,“那边有人!”

  “殷牧昭的孩子,谁抓到了,大王重重有赏!”

  她们紧紧地抓着对方的手,往冷宫的方向跑去,这附近实在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躲藏,衣裙在风中翻飞,像风中飘荡的枯叶。

  ……

  云水及部下在城中分开逃跑,引不熟悉路的追兵们在城中乱跑。城中打家劫舍的叛军众多,云水担忧布庄的安危,便往城南那边跑去,越来越多的叛军从城南的大门涌进来,还有跟着他们闹事的流民也肆意践踏着京都的繁华。

  云水丢弃马匹,只能尽力借房屋院墙隐匿身形,往布庄跑去。

  林夫人眼见城中百姓惨遭屠戮,又从云水口中得知了林相机关算尽反遭囚禁,她悲痛欲绝,恨自己未能早些发现他的作为,直到今日才知他做了糊涂事。

  云水低声劝慰她,又说,“快到布庄了,先别让姐姐知道发生了何事。她今日神色很不好,我担心她的身体……”

  “我们就说林相起事成功了,夫人来布庄看她,至于外面为何嘈乱,便说底下人不听使唤,胡乱抢劫,明日夫人会去告诉林相,让他约束部下。”

  他想起姐姐苍白的面色,轻叹了一声,“先拖一日是一日吧,我会再想办法去救林相出来。”

  林夫人擦拭眼角不断涌出的泪水,嘴上说着好,泪水却还是止不住。两人稍事歇息,待林夫人控制住了情绪,他再背着她,翻.墙进了布庄。

  云水放下林夫人,刚往前走了两步,就听到严娉婷的尖叫,“隔壁医馆里的大夫跑了你想办法啊!阿葛!你去街上抓几个会医术的回来啊!”

  严娉婷慌乱不已,抓着林绿萼的手哀愁地说:“哎哎!这怎么办啊!要不,要不我来帮你接生吧!我生过两个孩子,大概的流程我还记得,只是没有药,我也不认识药材,你流这么多血要怎么止住啊……”

  “温雪!温雪你去隔壁把药柜都搬来!我大概认认,我只认识益母草,怎么办啊,绿萼你说句话……”严娉婷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,在房里胡乱指挥着,她看到孕妇难产就想起曾经的自己,回忆中的痛苦让她平时灵活的脑子乱作一团,不断地重复着“怎么办”三个字。

  云水听到她的话,着急地冲进了房中,他闻到满室的血味,林绿萼侧着头喘息着躺在床上,不断发出痛苦的呻.吟,手被严娉婷牢牢地抓着。

  “姐姐!”他冲到床边,拂开严娉婷的手,他感受到姐姐手心冰凉的汗渍,他走的时候她还只是面色不佳,为何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幅模样,“我去找大夫!”

  “你终于回来了!”严娉婷涕泗滂沱,“都怪我,我不知道该怎么做,还说错了话。绿萼的肚子撞到了桌子,她气息不稳好像要早产了,然后刚才又有几个流民冲进来抢东西,把店里的绫罗绸缎都抢走了,我不禁问了一句,林相要登基了吧?结果他们说……”

  他们荒唐大笑着,说林志琅如今已是阶下囚。

  他们还想将严娉婷抢回去奸.淫,幸好布庄里护卫众多,流民只有六七人,且装备不够精良,于是悻悻地离去了。

  林绿萼听到林相变成了阶下囚,挣扎着起来让人去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阿葛去隔壁医馆,发现医馆里人去楼空,又听到叛军的议论,说永兴王莫建元已将奸臣林相伏诛之类的话,阿葛不信,又去打听,如今城里乱做一团,逃命的、抢钱的、趁乱胡作非为的……就是没有能将事情说个明白的人。

  阿葛回来告诉了严娉婷,被林绿萼偷听到“伏诛”二字,她一个踉跄又险些跌倒在地,心里悲愤交加,腹中疼痛难忍,至此再也忍受不住,躺在床上痛苦的哀嚎。

  林夫人拦住了要去找大夫的云水,她跪在塌前轻抚女儿布满汗水的额头,她充满血丝的眼眶里又涌出泪水,“我平日研习风水,也略通医理,你将隔壁的药柜搬来,我替她接生。”

  林绿萼看到母亲和云水,苍白的薄唇翕动,稍微缓过一口气来。

  云水匆忙带着阿葛等人将隔壁的几个药柜都搬了来,林夫人挑了几味药材让温雪去煎药,又回过头来,让女儿顺气,使劲儿。

  严娉婷也在一旁为她打气,想起当时产婆嘴里喊着的口号,对着林绿萼大声说,“你随着我的呼喊使劲儿,吸气……呼气……使劲儿……”

  林绿萼的泪水堆积在脸的两侧,她很想使劲儿,但疼痛让她浑身无力,下身似有千斤巨石压着,排不出来,而又堵得难受。

  过了小半个时辰,温雪将煎好的药端上来,林绿萼有气无力地喝一半吐一半,林夫人又从药柜里找到一些现成的补血益气的药丸塞到女儿口中。

  林绿萼吃了汤药之后,觉得胸口升起热气,又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,随着母亲和严娉婷的呼喊声使劲儿。

  “我真的好累。”林绿萼再几息之后,又再次泄气下来,全身像要散架了一般,身下的被褥被汗水和血水浸湿,她实在没有力气了,只想闭上眼睛安稳地睡着。

  林绿萼袖中母亲为她乞求的平安符掉了出来,林夫人低泣着从地上捡起来,让她拿在手中。

  云水跪在塌边,紧紧地抓着她的手,他看到她痛苦失色的面容,眼睛酸涩,林夫人和严娉婷说尽了安慰的话,她也没什么反应,云水苦笑道,“姐姐,想想你讨厌的人。她们正在看你笑话呢。”

  “我靠。”林绿萼本来很想算了,又累又痛,她没力气了。

  听到云水的话,她突然瞪圆了眼,她想到已经死去了的德妃、淑妃、贤妃、皇后……她若就这样去了,不被她们笑话吗?她们问她怎么死的,她能平淡说出生孩子的时候太累了不想使劲儿了,所以难产死了吗?

  不行!林绿萼胸腔一下起伏起来,我这辈子就算要死,也要在最美丽的时候死,死了也要当最美丽的鬼,让那些讨厌她的恶鬼们羡慕嫉妒恨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摊烂泥般死在破烂的床上,那她去了那边,可就不能艳压群芳了!还要遭受其他鬼的讥笑!

  林绿萼死死地抓着云水的手,咬紧牙关随着大家的鼓励再使劲儿,天光微亮的时候,她感觉有喷涌的水流冲过腿间,堵塞的感觉一下消散了。

  林夫人两手是血,抱起女儿身下的孩子,欣喜地哭道:“生了!是个儿子!”

  “可惜了。”不能像我那么美艳,林绿萼这样想着,一下昏睡过去。

第116章 朝光 去喜悦吗

  林绿萼感到大腿处有一点湿热, 挣扎着想醒过来,眼睛睁到一半,太困了又闭眼睡着了, 不久又半梦半醒,隐约感到身下颠簸, 似乎在赶路。

  她半眯着眼睛看了一眼,只看到晃动的马车帷帐,又悠悠睡去。

上一篇:满城佳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