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妃无宠却有孕了 第6章

作者:枕雨眠 标签: HE 古代言情

  皇上拔出木架上供着的宝剑,劈死了领头的内侍,胸腔剧烈起伏,又砍向其余几个小太监。

  滚烫的鲜血洒在林绿萼的头上,她浑身冰凉,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惨叫声刺耳尖锐,长剑刺破血肉的“噗噗”声让她胆颤心惊,内侍的血流了一地,浸湿了她的衣裙,空气中弥漫着猩甜的血香。

  皇上扔下长剑,盯了她一眼,气愤地走出了温泉宫。

  她身上挂满血污与汗水,匍匐着连滚带爬出了宫室,被几个嬷嬷送出了宫。

  京中盛传林绿萼趁围湖花会勾引皇上,惹得皇上不快,险些被诛杀。林相攀龙附凤之心昭然若揭。

  不久林绿萼便被一顶轿子接进了宫中,她与皇上独处宫室,已不能再嫁他人为妇。

  她每每午夜梦回时,都会揣测到底是谁设计让她进宫。

  不是皇上,他的愤怒来自于被算计。是皇后吗?她担心林家与燕家结亲,影响到她们杨家的地位。是淑妃吗?那日本该是她侍寝,她却未至。是德妃吗?她没有这样做的理由。是父亲吗?他想借女儿探听圣意,巩固地位。

  德妃一直觉得对不起林绿萼,这三年她从未间断探查当日之事,她那日中了毒,腹痛如绞,若能查到是谁投毒,亦能知道是谁设计了这件事。

  林绿萼打着哈欠,扶着云水的手,接过她递来的糕点,一边吃一边说:“别想了,皇上后来都不查了,你哪里能查到。”

  “可是我终究觉得对不起你,若不是我那日邀你同游,你与我弟弟,金童玉女,定会成为京中最让人羡慕的佳侣。”

  德妃的弟弟与绿萼姐姐有亲事?云水望向林绿萼,只见她云淡风轻,似乎浑然不在意。

  “下月皇上生辰,明冶会从边关回来贺寿,到时我安排你们见一面吧,他很……”燕语然望了一圈周围,并没有外人,她温婉地说,“他很想你。”

  林绿萼沉了眼眸,她待字闺中时,因与燕语然是手帕交,自然与她的弟弟也相熟,燕明冶才华横溢,玉树临风,是京中女眷最津津乐道的玉面郎君。

  她与燕明冶定亲,也曾憧憬过举案齐眉,相夫教子的生活。后来她奉旨入宫,皇上为了安抚兵部尚书,欲让燕明冶做驸马,把嫡女恒玉公主嫁给他,谁知燕明冶弃笔从戎,独自奔赴边疆,一去三年。

  林绿萼觉得见面徒惹是非,知他对自己情义深厚,不见又有些绝情,踌躇道:“有机会再说吧。”

  燕语然点头,“好,那我先去拜见皇后了。”

  林绿萼似乎在佛堂中跪久了,走路一瘸一拐,路过洒扫的宫人瞧在眼里,都知娘娘诚心悔过。

  云水扶着她往摘芳殿走,不禁轻声询问:“娘娘心慕那位燕公子吗?”

  “说不上是,也说不上不是,很奇怪的心思。”林绿萼也看不清自己的心意,她在与他定亲时,并没有很喜悦,但也心怀憧憬,憧憬离开闺中,认识更多人,过与闺中不一样的生活。

  她倒是想起小时候在宫中玩耍,与晏隽之拜了天地,她扮作妻子,他扮作丈夫,宫人们扮作他们的仆童,那时真的很快乐。

  古树参天,他们两人在树下用泥巴捏了喜饼,捡来落花插在耳旁……她看到不远处的香樟树,忽然眉头紧蹙,眼泪止不住地落下。

  “娘娘。”云水见她落泪,他也红了眼眶,大概是见她想到未能成亲的燕家公子遗憾落泪,他心中的凄迷难以言表。

  云水拿出帕子帮她轻拭眼泪,她摇了摇头,“回吧。”

  方走进摘芳殿,一瘸一拐的林绿萼站直了腰,扭了扭肩膀,甩开搀扶着的宫婢,打着哈欠往寝殿走去。

  她睡到午后才悠悠地醒来,背上被蚊子咬了,痒得很,她伸手挠了,挠不到。

  林绿萼伸手拉开纱帐,铜炉中清新的沉香充盈鼻尖,她见只有云水守在房中,睡眼惺忪地把里衫脱掉,露出白嫩的香肩和粉色牡丹肚兜,“你来,帮我挠痒痒。”

  云水眼眸躲闪,缓缓坐在床沿上,伸手抚上林绿萼的背,指尖轻触柔滑的肌肤,他看着背上红肿的包,轻轻地挠了挠。

  林绿萼抬头瞥向她,“用点劲啊。”

  她腰肢纤细,肤如凝脂,云水垂头看着地板,指腹在她背上擦过。

  “越挠越痒。”林绿萼挥手,“算了,你端杯茶来吧。”

  “奴婢手笨。”他微微红了面庞,“不如让檀欣来吧,奴婢去拿些藿香、薄荷叶帮娘娘驱蚊。”

  林绿萼撑着身子坐起来,肚兜歪斜,露出了一点胸前的圆润,她盯着云水红润不安的面色,不禁嘴唇上勾,“你又不是没有。”她伸手拉她,“过来让本宫看看你的。”

  云水脸上的红晕扩散到耳根、脖子,他挣脱她的手,一溜烟跑没影了。

  林绿萼哈哈大笑,害羞的小姑娘,真有趣,改天还逗她。

  檀欣拿着一个果篮走进来,她见贵妃未着衣衫,嗔怪道:“云水怎么没帮娘娘穿衣?娘娘稍待,奴婢去命人来为娘娘梳洗。”

  林绿萼招手让她过来,“手上拿的什么?”

  “宁婕妤派人送了一篮子桑葚过来。”檀欣走到贵妃面前,掀开果篮上的纱布,一瞧这桑葚长相不太好,熟得有些过了。

  林绿萼伸手挑了几下,手上沾染了玫红色的汁液,“算了,拿下去给宫人吃吧。宁婕妤宫中种着青梅、桑葚、李子……之前本宫瞧着,院里蔬果丰盛,红绿相间,甚是好看。”

  她叹气,“可惜本宫禁足,不然便去她宫中摘些新鲜的桑葚吃,她这挑的什么货色送过来,怕是吃剩下的。”

  檀欣淡笑:“宁婕妤每次都挑好的送过来,看来今年桑葚长得不好。”

  “你去叫她晚上过来吧,我们两人玩双陆也很有趣。”

  檀欣服侍着贵妃穿上里衫,犹豫着说:“宁婕妤怕是不便。”

  “为何?”林绿萼略感不妙,离离别是牵扯进皇上中毒的事中了。

  “今天早晨,宁婕妤宫中的管事公公新子失足淹死了,死在了凤栖宫旁的荷花池中。恰巧妃嫔们从凤栖宫出来,新子青白的尸体从水里浮起来,把一众女眷吓得神志不清。”

  林绿萼穿上褙子,整理衣领,挑眉道:“怪吓人的。”

  “宁婕妤伤心、惊惧过度,晕过去了。”

  “本宫不能出去,你带些珠宝玉石去看她,她这人生病不用吃药,看到金银就会好。”

  云水在门口张望了一眼,瞧着贵妃穿戴整齐了,这才走进来,“娘娘,不如奴婢代檀欣去看望宁婕妤吧。”听到桑葚,他一下来了兴趣。

  “也好。”林绿萼点头。

第8章 陷害 去搬花吗

  过了两日,皇上终于醒了过来,听闻身体虚弱,饮食困难,皇后淑妃等人日夜侍疾。

  听到皇上苏醒的消息,林绿萼急不可耐地想在宫中四处闲逛,皇后又传来旨意,贵妃在佛堂罚跪的夜晚,依旧聚众玩乐,再禁足一月。

  林绿萼让檀欣去询问了那夜在殿外守候的宫人,宫人们都听到了麻将落在地上的“哐当”声,因此她们的胡为传到皇后耳中也不足为奇。

  林绿萼坐在窗边,靠着窗沿,目送行云,看来皇后实在事忙,连敷衍她的力气都没有了,禁足宫中,少了一点看热闹的趣味,但她总能在别处寻到乐子。

  云层翻涌,遮挡了温煦的日光,不时天色暗沉,乌云堆积,狂风大作,院中的海棠花绿肥红瘦,为数不多的花瓣在风中颤巍巍地摇晃。

  花房的李公公拉了一马车盆栽牡丹过来,马车停在摘芳殿门口,他擦拭着额上的汗水,吃力地把一盆盆牡丹往院中搬运。

  林绿萼伸出手接住雨滴,冰凉的雨水顺着手心滑进袖中,雨势渐大,灰白的雨幕遮天蔽地,云层中闪过一道白光,“轰轰”的雷声随后而至。

  李公公才把十几盆花搬到院中,眼见雨打娇花,他怕淋坏了新培的牡丹,又迎着暴雨,佝偻着身子,将花送到院中的八角亭里避雨。

  “檀欣。”林绿萼正想吩咐檀欣去叫人帮他,见云水从耳房跑出来,她一次托起两个花盆,步态轻稳又敏捷地跑进亭中,把花轻巧地摆好,又回到雨中继续搬运。

  随着她的跑动,鞋底溅起水污,素白的裙摆沾上褐色的泥,像是泼墨的花纹。

  林绿萼倚着窗沿打量,云水纤瘦的身影在雨中奔跑,她看着瘦弱,但背影瞧着倒是肩直腰细,即使细密的雨水打在脸上,让云水有些睁不开眼,她也没有丝毫的疲态。

  云水帮着李公公快速地把十几盆花搬完,又低声询问:“李公公,奴婢看你抖得厉害,可要喝杯热茶?”

  林绿萼看着云水的侧颜,鼻梁高挺,灰蓝的天色下,面庞透着冷艳的白。

  李公公鹤发鸡皮,哆嗦着摇手,拉着马车离开了。

  “诶,你来。”她倚着窗户,对云水招手。

  云水走到殿外的屋檐下,发间淌着的雨水流了满面,衣衫湿透,他怕弄脏了殿内光滑的地砖,站在殿外没有进来,“娘娘有何吩咐?”

  “没事,你进来。”林绿萼把她唤到身前站着,又挥手让她弯下腰。

  林绿萼端起身边的香片茶让她喝了,又拿出袖帕仔细地帮云水擦拭面上的雨水,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你不懂吗?”

  “李公公年纪大了,又是前朝老人,奴婢觉得他很可怜。”云水纤细的睫毛上沾着雨滴,清澈的眸子似雨后晴空,他的鼻息轻洒在绿萼的脸上,温热萦绕在脸颊。

  云水抿着淡色的唇,他想起小时候他玩得满头汗渍,绿萼姐姐也会掏出手帕仔细地帮他擦拭,一别数年,恍如隔世。

  前朝老人吗……皇上登基后,有一些宫中的老人离开皇宫也无以为继,于是留下伺候新帝,他们是两朝奴仆,往往处境艰难,晚景凄凉,林绿萼说:“檀欣,你拿十两银子给李公公。”

  檀欣打着伞去了。

  林绿萼把湿了的袖帕甩在桌上,指着暖榻边的木箱,“你把湿了的衣衫脱了吧,本宫有一条桃色的留仙裙,裙摆太长,拖曳在地。你个子高,穿着正好,拿去吧。”

  云水平日里穿戴素净,多着米白色、豆青色衣衫。贵妃觉得年轻的姑娘就该打扮得花枝招展、鲜明活泼,她身边的宫女吃穿用度都与采女无异。

  云水从木箱里翻出这条桃色百花留仙裙,他看着明丽的花色,有些呆滞,他虽扮作女装,却从未穿过这样的衣裙,感激绿萼的心意,他说:“奴婢拿下去换。”

  “你搬花也累了,本宫让温雪烧热水帮你沐浴,之后你穿着裙子过来,本宫再为你梳妆,戴上玉钗,画上花钿,年纪轻轻整日素净着脸,像什么话。”

  他突然明白,贵妃是无聊了,想用为他梳妆打发百无聊赖的骤雨黄昏,“不用劳烦温雪,奴婢自己沐浴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林绿萼想起那日她帮自己挠痒痒,害羞逃窜的模样甚是可爱,霎时又来了兴趣,“不用劳烦温雪,本宫帮你搓背,顺便看看你的……”她从软塌上站起来,唇边噙着笑意,轻挑柳眉。

  “奴婢不用沐浴!”

  雷声轰鸣,檀欣走进殿中,又瞧见云水低头跑出去,她摇头轻叹,娘娘的恶趣味越来越多了。

  林绿萼端起茶杯掩住嘴边的笑容,“皇上中毒的事,查得怎么样了?”

  “涉事的宫人都拷打了几日,既无人出来指认他人,亦没有任何线索。”

  “真是守口如瓶。”她放下茶杯,深思道,“皇后与淑妃就没有互咬吗?”

  檀欣探听了两日消息,思索道:“没有,仿佛真是谁都不知,这事牵涉皇上的龙体,谁都不敢妄为。”

  “呵,就如本宫进宫那事一般。你说会不会是……”林绿萼见一个碧绿宫装的女子打着伞走进摘芳殿,她手中提着一个竹篮。

  雨伞遮住了那人的容貌,她站在殿前朗声说:“奴婢是凝香居的宫女,替宁婕妤给贵妃娘娘送杨梅。”

  林绿萼听着她的声音,手指不自觉地在桌上轻敲了两下,“檀欣你下去,让她进来,关上门。”

  檀欣关上门后,那宫女才把雨伞放下,伞下赫然是宁婕妤柔弱苍白的面庞,她走到暖榻上坐下,嘴唇翕动,躬着身子哽咽道:“绿萼姐姐,我险些被人害死了。”

  “怎么了……”林绿萼端起茶杯,想起茶水刚给云水喝了,又把茶杯放下,轻抚她的背脊,宁婕妤竟然扮作宫女来见她,必是出了要事,她连忙宽慰道,“你受了什么委屈,告诉我,我帮你报仇。”

  宁婕妤白嫩的鼻头微微泛红,她想起那日的情形,实在心惊,若不是她机敏,早已受尽酷刑死去,“那日从宝华殿出来,途径听雨阁,我发现门口的地上有桑葚被踩碎后留下的紫红色痕迹。我心中一惊,让梁美人先一步去拜见皇后,我走进听雨阁中细看,发现院中、小厨房门口亦有这样的痕迹。”

  林绿萼跪在暖榻上,伸手去拉窗户,冰凉的雨水打在她白皙的手臂上,淋湿了袖上的缠枝花纹,“宫中只你爱吃这个,不管是谁看到地上的痕迹,都会想到你。”

  宁离离身上被雨水淋湿了不少,殿中的温热让她身上的寒意有所缓解,她点头道:“我的凝香居,离听雨阁那么远,就算有人不慎踩到了我院中栽种的桑葚,怎会一路将痕迹留到听雨阁中?”

  “我那时便感不妙,让宫婢去告诉皇后臣妾病了,我本想回凝香居,摘些桑葚甩在宫道上,混淆去听雨阁那一路的痕迹。怎知回到凝香居后,发现院中的桑葚竟然一夜间被人采摘干净!”她说着,愤恨地咬紧了牙,毒害杨昭仪和皇上,嫁祸给她,到底是谁这么歹毒的心肠。

  林绿萼捏着她的手,发现她双手冰凉,从柜子里拿了一件对襟衣给她披在身上。

  宁婕妤搂紧衣衫,依旧微微颤抖,她眼眸下瞥,“幸好我塌边的柜子上,放着半盘吃剩下的桑葚,我便赶快让人送来给你,那桑葚放久了,成色不好,你肯定会给宫人。到时若要追查听雨阁地上的痕迹,便可说是你的宫人听闻听雨阁中皇上出了事,前去探望时不慎留下的。”

  林绿萼叹气,“那日我睡得安稳,不曾想你这么艰难。”

  “我又彻查凝香居,竟然!”宁婕妤说到这里,气不打一处来,一拳砸在桌上,“我身边最信任的内侍新子,他在房间一个显眼的柜子里,藏着一双才换下来的布鞋,鞋底沾满了踩烂的桑葚残渣。我不敢想象,若是皇后因宫道上的痕迹追查凝香居,搜出这双鞋子后,新子会说些什么话!”

上一篇:满城佳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