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妃无宠却有孕了 第55章

作者:枕雨眠 标签: HE 古代言情

  淑妃轻轻地啧了一声, “他找那些信做什么?难道他想借山林居士的名号行事?”

  “奴婢不知。”

  宁离离眼眸微动,见婢女们拿着东西走过,她往前走了几步,俯身在花坛边轻嗅花香,隔得远了殿中的声音便听不清楚,她待婢女们走了,又回身走到方才的梁柱旁。

  “奴婢家中老母病重,还想寻娘娘再要点银子。”

  “本宫知道了。”淑妃冷哼,忍不住嘲笑道,“这才半月就花光了五百两银子,若说为母看病,也太牵强了些吧。”

  内侍低沉的笑了笑,老实答道:“奴婢嗜赌。”

  “银子本宫会命应星给你送来,下去吧。”淑妃说着起身。

  宁离离听着声音,她若这时跑回正殿已来不及了,她脸上堆着笑容,一下迈步往前,淑妃刚打开门,就看到提着食盒在门边笑着迎上来的宁昭媛。

  “哎哟。”淑妃捂着心口瞥了一眼身后的内侍,让他快走,“什么时候来的,吓着本宫了。”

  “才来一会儿,正殿寻不到娘娘,听到这边有声音就过来了。”宁离离揭开食盒的盖子,并未多看从一旁离开的内侍,笑盈盈地望着淑妃娘娘,“臣妾院里的青梅、李子熟了,臣妾摘了新鲜的果子腌制了一番,做了开胃的点心给娘娘送来。”

  淑妃牵着她的手走到殿中,“你有心了。初夏燥闷,这盐渍青梅十分润口。午膳时分皇上要来,你若想留着一起用膳,就陪本宫坐一会儿吧。”淑妃知她每次看到皇上都会局促不安,远没有两人相处时那么自在,所以若皇上要来明珠宫,淑妃便会提前告诉她,去留随宁昭媛的意。

  宁离离想了想,她留在这儿还可以替梁珍意与粉珠美言几句,珍意都生产多日了,虽收到了赏赐,却未能见到皇上,皇上对珍意本就不好,珍意早产生了女儿皇上更是毫不在意,宁离离以己度人,若是自己生了孩子,孩子父亲相隔不远,却不闻不问,心里怎么也会难受的很。

  “臣妾留下来陪娘娘一同用膳吧,许久未吃娘娘宫中的清蒸鲈鱼了,想得慌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淑妃眼眸不自觉地下瞥,今天这出戏,本也是要演给所有人看的,离离从旁听着也好。

  日上三竿,耀眼的金光照在金瓦上,晃得人满目金光,天空碧蓝,蝉声阵阵,皇上的倚仗停在了明珠宫门口,淑妃与宁昭媛跪在宫前迎接皇上。

  皇上搂着淑妃的肩膀,愉悦地微笑,往殿中走去。

  宁离离跟在后面,也走了进去,她如往日一般帮着侍从布菜,偶尔接两句嘴,逗得皇上与淑妃欢笑不止,淑妃招呼道:“你也坐下吃菜,别忙活了。”

  “是,交给他们做。”皇上时常在明珠宫看到宁昭媛,宁昭媛的一颦一笑与淑妃颇有几分相似,他因着宁昭媛与淑妃相似的容貌和讨喜的性格,也对她有几分和善。

  宁离离坐下,颔首吃了一块鱼肉,她想了想,便说梁婕妤也爱吃鱼,她喝了鱼汤喂小公主喝奶,小公主也会咯咯直笑。她正准备开口提这事,突然殿外传来德妃的声音。

  “皇上、淑妃娘娘,臣妾有事禀告。”德妃在明珠宫的院中叩首,双膝和双手触着被骄阳晒得滚烫的地板,手指不适地微微蜷起。

  宁离离不安地蹙眉,想起前几日遇见赵夫人从披香殿出来的事,回去之后林绿萼让她安心,她如何能安心?她急忙派人去宫外,时时盯着赵夫人,又派人寻一些有显州口音的人,届时冒充贵妃在神石寺的仆从,如果赵夫人与德妃要栽赃,不对,是揭发林绿萼与男子有私,她便带假证人证明她们诬陷。

  此举虽然冒险,但她总不能什么事也不做,眼睁睁看着林绿萼涉入险境之中,就算她作假被发现了,受到牵连被处死,她也不怕。毕竟林家若是倒了,宁家无枝可依,也迟早被强权吞没。

  宁离离娇柔地低语:“皇上正在用膳呢,德妃毫无礼数,扰皇上清静。”

  “可能真有什么急事要禀告吧。”淑妃望着皇上,又温柔体贴地往外望了一眼,“日头正毒,德妃若非有要事,怎敢轻易叨扰皇上呢。”

  皇上点头,用帕子揩了揩嘴上的油,招呼莫公公递上茶水润口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  德妃进来后,直直地望着皇上,她妆容很清淡,遮不住眼下的一圈乌青,身形纤瘦若一片绿柳,缓缓地跪在地上,“皇上,臣妾有要事启奏。”

  “说吧。”

  皇上不吃了,才坐下的宁昭媛自然也饱了,淑妃挥手让侍从将午膳撤了,房中萦绕的肉菜香气消散,浓郁的焚香又弥漫了上来。

  “臣妾要状告贵妃私通!”德妃说出这话,衣袖下的手激动地抖了抖。

  “荒唐,诬告可是死罪。”皇上鹰眼瞪向她,透着严肃的寒光,他一是不信林绿萼会私通他人,因她看着完全不懂情爱,是个贪玩的小女子,二是涉及林家,他私心便偏向了林家。

  “臣妾有证据。臣妾状告贵妃与林府侍卫私通!”德妃深吸了一口气,她与赵夫人二次会面之时,赵夫人又提了一个主意,既然无法寻到当时来显州的京都男子,何不在京郊别院的林府守卫中,买通一个侍卫做假证呢?

  德妃认为赵夫人说的在理,买通一个相貌不凡的林府侍卫,答应那人,会让他的父母亲族改名换姓荣华富贵一生。然后趁机将他的父母亲族都掌握在手中,便可让他作证贵妃勾引他,两人一起被处死,牵连林家一起倾覆。

  德妃不放心赵夫人,这人太过贪心,但宫外的事还是她去行动比较方便,况且德妃向家里求援,给了赵夫人足足一万两银子,想着她拿到这么多钱,又有事成之后的巨大利益引诱,她如何也会认真行事。

  前日,赵夫人派人传信,事情已安排妥当了。昨日德妃又派漫漫去细细地询问了赵夫人一番,确定此事没有差错了,她今日才敢来御前状告贵妃。

  她昨夜辗转了一夜,光是想到林绿萼会死,便兴奋地捏着被角睡不着觉。

第91章 私通 去陈诉吗

  “德妃, 此话当真?”宁离离抓着袖帕,心跳得厉害。

  那日从披香殿回去之后她询问了林绿萼,知道了她怀孕事情的前因后果, 没想到时常见面的云水竟然是前朝太子晏隽之,她过往未曾仔细看过他, 她一旦和林绿萼见面,总有分享不完的趣事,何曾细细打量绿萼身旁跟着的婢女是否有几分男子气概。

  但知道他是男子之后再回忆,他在宫中那半年时光, 她也偶尔对他升起过几分疑窦, 但想着他是林相送进宫的,身世都是一查再查的, 她何须多想,便放下了对他身份的怀疑。

  如今仔细想想, 云水就是一位穿裙子的少年郎啊!

  宁离离以为赵夫人将事情的都透露给了德妃,未曾想德妃竟然检举林绿萼与林府侍卫私通, 看来德妃真是被赵夫人摆了一道。她稍微放宽了心, 不急着替贵妃辩白,反而问道:“她与林府侍卫私通, 德妃身处深宫, 怎会知晓?”

  德妃抬头望着皇上沉郁的眼眸, 咽了咽胆怯的情绪, 沉声道:“贵妃离宫前, 托淑妃娘娘安置京郊别院之时,将别院的守卫都换成了林府派来的侍卫。”

  “有这事?”皇上看向淑妃,耳畔蝉声闹得厉害。

  淑妃立刻跪下,眼眶里霎时噙满泪水, 柔柔弱弱地说:“臣妾有罪!臣妾知林相在皇上面前得力,担心贵妃被逐出宫后,林相疼惜女儿,对皇上办事时会分心,臣妾念在林相情面上,对贵妃一向竭力照拂……皇上也曾叮嘱臣妾,不要与贵妃置气,她虽然任性没规矩,但要多照顾她,所以臣妾在贵妃请求将京郊别院的侍卫换成林府侍卫之时,便同意了。”

  皇上还未应声,淑妃又急忙说:“那时正是年节,臣妾体谅贵妃一人独居京郊别院的不易,猜测贵妃是想寻个方便,能偷偷回府探望林相、林夫人,以全孝道。臣妾只想着孝女之心感天动地,并未多想其他,臣妾有罪!”

  皇上点了点头,未让淑妃起来,铜盆里的冰块无声融化,透出丝丝凉意,皇上却依旧觉得闷热,他盯向德妃,“你继续说。”

  “是。贵妃在京郊别院的时候,便与过往在闺中相熟的一位侍卫产生了情愫。臣妾在闺中时与贵妃是手帕交,曾听她说起过那位林府侍卫,姓袁,他高大英俊,贵妃对他芳心暗许。她曾和臣妾私话时说,愿与那袁侍卫私奔,不愿嫁给臣妾的弟弟。臣妾痛斥她,聘则为妻奔是妾,才让她回心转意……”

  宁离离打断道,“越说越玄乎了,臣妾与贵妃的交情不输德妃,只知贵妃一心向着皇上,未曾听贵妃说过一句别的男子,更何况那时贵妃与德妃的弟弟定亲,贵妃若真与他人有私,怎好意思告诉德妃这些。德妃娘娘,你在背后污言秽语也就罢了,当着皇上的面,竟造谣这些龌龊之事,真是让臣妾不忍耳闻。”

  淑妃眼皮微抬,在皇上面上一扫而过,见皇上面色暗沉,忙附和宁昭媛,“臣妾也觉奇怪,若贵妃在京郊别院与袁侍卫有染,难道还敢告诉德妃吗?”

  皇上舌头微抬,嘴唇张了又闭合,指着她,“你继续说。”他声音冰凉冷厉,惊得德妃哆嗦了一下。他记得山林居士的卜词说,要让他将林绿萼养到寿终正寝,他对林绿萼这个人只觉得美貌,且是林相的女儿,其他的事并不在意,但作为男人和皇上的尊严,是容不得她践踏的。

  他不禁有些烦躁,一脚踢飞了面前的凳子。圆凳“咚”地一声摔在地上,屋中的侍从跪倒一片。

  德妃咬紧牙关,她隐约担心皇上迁怒于她,顿了一会儿才说:“贵妃去了显州,依旧与那男子偷情。所以有孕之后不敢回宫,怀孕四月了实在藏不住了,才敢回来。”

  宁离离瞪向德妃,眼里充满讥讽,“德妃娘娘,你又是如何得知的,难道当时你也在显州吗?”

  德妃挺直了脊背,淑妃接话道:“贵妃有孕不愿回宫之事,臣妾也略有耳闻。”她轻声道,“为国祈福虽然重要,但身为妃嫔,保全皇嗣更为重要啊。”

  德妃瞥向宁昭媛,“是贵妃亲口告诉臣妾的。”她用袖帕捂嘴,轻声哽咽,“皇上,贵妃回宫之后,惶惶不安,臣妾与贵妃相交多年,看出她心中有事,臣妾再三询问,贵妃便将她与袁侍卫有染的事告诉了臣妾。她还央求臣妾,帮她除掉一位姓赵的夫人,因那赵夫人知晓她私通之事。”

  宁离离听到“赵夫人”三个字,一时不敢多言,低头,又拉扯着手中袖帕。

  淑妃见皇上面有疑惑,又半是解释半是询问地说:“贵妃为何不求林相呢?”

  “贵妃哪敢让林相知道她做的肮脏事,便想让臣妾委托燕府的侍卫去暗杀赵夫人。”

  德妃镇定心神,又说:“臣妾多番打听,将这赵夫人请来了宫中,问她与贵妃有何仇怨,臣妾这才得知贵妃在显州时胡作非为,仗着自己身份高贵,肆意欺压良民,显州赵氏商会的赵夫人便因言语得罪贵妃,被贵妃命县令将她关在牢中好一通教训,她出狱之后忌惮贵妃,便去神石寺讨好贵妃,却见到大夫替贵妃把脉后从神石寺出来,她询问之下才知贵妃有了身孕。”

  德妃见皇上并未接话,只是沉声聆听,她便继续道:“大夫说他在神石寺中,替贵妃把脉发现是喜脉之后,贵妃身旁杵着的一位男子面露怯色,两人相视都感到惶恐,但大夫关门出来之前,又见两人相拥而泣,仿若寻常夫妻一般。”

  皇上面色铁青,淑妃知皇上有几分信了,她对着德妃微微点了点头,“其实……那赵夫人是臣妾侄子的贵妾的继母,臣妾前些日子回家省亲之时,曾与她碰面,她与臣妾闲话时说,贵妃这身孕有些蹊跷,臣妾再详问,她倒不愿说了。臣妾相信贵妃,以为赵夫人的话是一些道听途说的流言蜚语,便没有多问。”

  德妃抽泣道:“臣妾知道贵妃做错了,可一错不能再错,她怎能以贱种混淆皇室血脉,臣妾心惊胆战,思虑多日,还是决心奏明皇上!”

  皇上叹了一声,对莫公公说:“将赵夫人、袁侍卫、贵妃、问诊的大夫,都抓来。”

  宁离离指着德妃,愤愤道:“太过荒谬了,德妃娘娘,你若这样编一套说辞,然后收买几个不怕死的人和你一起栽赃贵妃,贵妃清清白白也难以辩驳啊。”

  德妃根本不理宁离离,心里乐开了花,面上却嚎啕大哭道:“贵妃大错特错,臣妾不愿见她继续犯下滔天大错,臣妾背叛了贵妃的信任,但皇上为尊,臣妾不得不这样做。”晶莹的泪花扑簌簌地流了满面,德妃叩首,“臣妾愿代贵妃受罚。”

  淑妃跪在一旁,拍着她的背劝道:“你们姐妹情深,可她犯下死罪,你如何代她受罚?”

  宁离离叩首,“臣妾也以性命担保,贵妃绝对不会与侍卫私通,还望皇上明鉴。”

第92章 赴会 去装样吗

  林绿萼用过午膳后, 在院里走了几步,日头毒辣,她便摇着团扇回到寝殿, 命檀欣拉下帘子,准备休息。

  莫公公急匆匆地跑到寝殿门口, 满头大汗,捏着拂尘的手上全是汗水,拉住才从寝殿里出来的檀欣,“檀欣啊, 大事不好了!德妃向皇上告发贵妃娘娘私通, 皇上召娘娘去明珠宫问话!”

  檀欣放在木门上的手霎时捏紧,眉头皱成深深的“川”字, 被发现了吗?她前些日子心里太过慌乱,借着去林府搬运金玉器玩的机会, 询问了林相该如何做,林相只命她保护好贵妃的身孕, 别让贵妃出事。她当然知道别让贵妃出事, 可此刻事情被揭发了,灾祸撞到面前, 如何护得住?

  莫公公本还揣着几分侥幸, 认为是德妃诬告贵妃, 见檀欣面色不佳又一言不发, 他顿时慌张起来, 小心地低声问:“贵妃不会……真的是……与人有私吧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檀欣深吸一口气,推门进去,“我去唤贵妃起来。”

  林绿萼睁开眼,方睡着又被唤醒, 不悦地抬了抬眉:“何事?”檀欣将莫公公传皇上命令急召她去明珠宫的事说了。

  林绿萼面上的局促一闪而过,捏着被子坐起来,佯装淡定地说:“好,替本宫梳洗打扮吧。”

  “娘娘……”檀欣纠结地轻呼了一声,“娘娘千万要镇定,绝对不要承认,奴婢就算受尽酷刑,也绝不会招。”

  林绿萼坐在铜镜前,打开了面前的木匣子,指着匣中华美的发饰,摸了摸顺滑的青丝,“梳飞仙髻,戴这个。”

  檀欣张口还想劝慰,顿了顿,去传宫婢进来替娘娘梳头,是了,这时候不能慌乱,更要彰显行得正坐得直的模样。

  宫婢们被林绿萼指使着,里里外外忙活了半个时辰,莫公公在宫门口起先越等越着急,后来也冷静了下来,御前侍卫去传唤赵夫人和其他人证,还不知要多久呢,贵妃梳妆打扮一会儿也不会是最后到的。

  林绿萼抚摸着耳上的玛瑙耳坠,对着铜镜里的自己叹了一声,若真出事了,至少死之前还是貌绝天下!

  碧空如洗,耀眼的初夏日光照在宫砖上,泛起点点金光,似明亮的星辰在白日闪烁。摘芳殿的红色宫墙上爬着绿色的藤蔓,藤蔓上开出灿烂的浅紫色花朵,在明媚的午后摇曳花瓣。

  林绿萼坐上步辇,用袖帕擦拭着手心的薄汗。摘芳殿外那片梅林夏季枝繁叶茂,绿叶葱葱郁郁,一眼望去绿意盎然。她想起正月里云水捧着红梅走到在梅林中听曲的她的面前,那竟然是几个多月前的事了。

  她内心紧张,此刻分外想他,也不知他在做什么,边关的事还顺利吗。

  途径御花园、锦鲤池,池水波光粼粼,青蛙在荷叶上呆坐,鲤鱼在荷叶间嬉戏,林绿萼叹了一声,那日在这儿相会德妃,却没有成功算计她,还牵连了无辜的李充媛,哎,燕语然真是可恨!今日就是你死我活的了结了。

  她下了步辇,扶着檀欣的手踏进明珠宫,明珠宫中摆满了姚黄魏紫,过往供奉凤栖宫的国色牡丹,如今都搬来了明珠宫,放眼望去,黄紫相间的叠叠花瓣赏心悦目。

  林绿萼正了正神色,露出淡淡的笑容,一脚跨进明珠宫正殿,对皇上行礼,又瞥了一眼堂中诸人,然后自在地望着皇上,等皇上许她起身。

  皇上早等得不耐烦了,看到林绿萼时却眼前一亮,愣了愣,心中那股烦闷之感有所消散,她今日十分明媚动人,脸上未见半点局促,甚至嘴角还不自觉地上扬,似乎在讥笑诸人,想通过这么拙劣的手段来害她过于可笑。

  皇上等了一个多时辰,宫中其他妃嫔听到风声闻讯赶来,妃嫔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低声奚落贵妃,或是替贵妃辩驳,他只倚在椅子上,思索若她真是与人偷情,他该如何处置她。他本想斥责她两句来得太晚、过于放肆的话,但见她抬头以盈盈笑脸对他,他习惯了对贵妃的宽容,竟又如过往一般挥手,“起来吧。”

  林绿萼起身之后,自在地坐在皇上下位,与淑妃相对而立,似乎也是来旁听,而不是受审的。

  德妃状告上位,皇上未让她起身,反而是她在堂中跪了许久,她抬头睨向林绿萼,只见她穿着桂子绿齐胸金莲襦裙,茜红如意云纹披帛,梳着飞仙髻,头戴金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,眉眼画着精致的妆容,红唇微翘肆意地张望众人,仿佛不是来受审的,而是来赴宴的。

  更可气地是,皇上竟然没有责骂她,在她来了之后,皇上冷厉的神色有明显的变淡,恢复了往常的淡漠姿态。

  德妃忍不住出言讥讽道:“贵妃娘娘,稍后赵夫人和你的奸夫就要到了,你不想想如何狡辩吗?”

  林绿萼不搭理她,淡然地喝着茶,放下茶杯后,她略显委屈地望向皇上,“皇上,臣妾没有做过这种事,清者自清,臣妾不想同德妃一般状若疯妇,污言秽语。”

  皇上望向贵妃,她毫不紧张,一双顾盼生辉的杏眸委屈巴巴地看着他。虽然贵妃没什么规矩,但毕竟是林相的女儿,妇德之类的品性作为贵女定是被仔细地教育过。皇上盯向不安颤抖,心胸起伏不断的德妃,疑窦丛生,不禁意味不明地“呵”了一声。

  贵妃指着茶水问皇上:“这瑞云翔龙似乎掺了龙脑香,喝着格外清润。”

  淑妃一下慌乱了,龙脑香昂贵,于茶亦相宜,她只有在皇上来时才会安排入了龙脑的茶水,但这孕妇是喝不得的,她忙招手让应星将贵妃面前的茶换了,“贵妃,有身孕忌用龙脑香,本宫疏忽了。”

上一篇:满城佳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