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妃无宠却有孕了 第53章

作者:枕雨眠 标签: HE 古代言情

  她跪了许久, 膝盖疼得厉害,心里抱怨淑妃为不值得的人做不值得的事, 还要惩罚她这有用的依附之人,实在无先皇后的狠辣果决。

  日上三竿,到午膳之时,淑妃梳洗打扮妥当了才走到正殿的描金黑漆嵌百宝椅上坐下, 抚摸着鬓角, 清眸流盼地说:“你怎在这儿跪着?”

  德妃抿着下唇,昨夜晕倒之后至今颗粒未进, 嘴中干涸难忍,明明是淑妃将她唤来, 却做出浑然不知的模样……她挤出一个温和的笑容:“淑妃娘娘误会臣妾陷害李充媛,臣妾为向娘娘解释, 故长跪于此。”

  “你可知谋害皇嗣是何等罪名?”淑妃一夜未眠, 如今起来难免头疼,喝了一杯蜂蜜茶润肺, 又柔声问, “你与李充媛无冤无仇, 为何要陷害她?”

  “娘娘就如此笃定是臣妾做的吗?臣妾无罪。李充媛最厌恶贵妃, 意图毒害贵妃, 却误伤了梁美人,人证物证俱全,李充媛做了错事就该为自己的行为受罚。”德妃仰起头,镇定地望向淑妃, “臣妾一心为淑妃娘娘谋划,只盼望能为娘娘和三皇子的前路做出臣妾能做的所有贡献,臣妾赤诚之心可昭日月。”

  淑妃讥讽地笑了笑,她挥手让应星将德妃扶起来。

  淑妃想了想,她和李充媛的关系也不过如此。过往在殷府的时候,李氏与她同住一个宅院,故而有了一些交情。后来进了皇宫,皇后势大,其他妃嫔皆以皇后马首是瞻,但李充媛依旧依附于她,李氏虽性子木讷、不讨喜,但十几年相处下来,怎么也有几分旧情。

  但李氏太蠢,没了就没了,本也是个指望不上的人,没必要为了她去严惩德妃,毕竟德妃此刻还算有用。

  淑妃斜眼瞥向德妃,“本宫正好有一事要托你去做。”

  “娘娘尽管吩咐。”德妃一手扶着应星,一手扶着凳子站起来,膝盖肩背都疼得厉害,哆嗦着坐在椅子上,手紧紧地掐着座椅的木板来隐忍其他地方的疼痛。

  淑妃淡然地说:“本宫侄儿家的贵妾出自显州赵氏。赵氏商贾之家,近来也开始在京都做生意。赵氏家主赵夫人借本宫侄子之手向本宫传信,她要作证贵妃在宫外与人私通。”

  “什么!”德妃霎时瞪圆了眼,再难维持面上的平和,以她对林绿萼十年的了解,她是不信林绿萼会与人私通的。林绿萼过往在闺中时,对那些玉树临风的世家公子都无甚兴趣,她也曾怀疑她是摆谱故作清高,但后来长久的相处让她确信了林绿萼就是对男女之情迟钝的人。

  德妃不信林绿萼出宫四月,便会贸然与人私通,不禁蹙眉问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  淑妃点点头,“不是真的,也可以做成真的。”

  “哦。”德妃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声,“赵夫人与贵妃有私仇?所以想借淑妃娘娘的势力,谋害贵妃。是吗?”

  “正是。赵家与宁家在生意场上有许多争斗,而林相一直相助宁氏,本就惹赵氏一族的人怀恨在心。贵妃前些日子在显州作威作福,故意使计刁难赵夫人,诬陷赵夫人宴饮投毒,害赵夫人挨了鞭子。”淑妃淡定地望向她,“这些事都是宫外传来的,本宫也不知真假,所以托你下去查证,顺便接触赵夫人。”

  “本宫明面上还要依赖林家的权势,不能和贵妃闹得太难堪。所以布局贵妃私通一事的人证物证都交给你来做。本宫也托侄儿递了宫牌给赵夫人,不日你可以请她进宫,与她细细商量。”

  德妃恍然大悟,淑妃可真是精打细算,若事情成了,林绿萼以私通罪名被皇上处死,那威胁三皇子地位的皇嗣自然没了,淑妃依旧可以利用林相的声势拉拢朝臣,而林相没了贵妃这个指望,也会更加倾尽全力协助淑妃、三皇子。

  若事情不成,那也是德妃从中谋划,与她淑妃无关。德妃揉着膝盖细细思索,赵氏与宁氏不合人尽皆知,林绿萼若真在显州为非作歹得罪了赵夫人,那只要有赵夫人这个人证,再借赵氏在显州的权势布置更多的人证、物证,倒真能以此事扳倒林绿萼。

  哎,她心里长叹了一声,虽有风险但值得一试,先接触赵夫人,看看此事能否谋划再说吧。德妃起身行了一礼,“臣妾听从娘娘吩咐。”

  “说起来,你是为何对贵妃有如此深的憎恨。本宫一直很好奇。”

  德妃不想多说与林绿萼的恩怨,说多了反而显得她小气,“过往臣妾只想让贵妃痛苦,但她一直得意,如今臣妾只想让她死,还望娘娘成全。”

  “本宫当然会成全你。待来日本宫成了皇后、太后,你的大功本宫定会报答。”淑妃说完这话,心里却感到好笑,这话去年她似乎也对林绿萼说过,只是世事无常,怪只怪贵妃肚子太过争气了。

  ……

  过了几日,摘芳殿收拾妥当了,林绿萼躺在她最爱的软塌上,迎着夏日的明媚阳光,读从显州带回来的那个趣味话本。

  虽看过几遍了,可每每再读之时,还是能让她笑出声来。她上次问了严娉婷这话本的下卷再哪里,严娉婷只说留个悬念,待来日再买给她。

  她当然不愿意等待,派人多番打听购买,谁知这话本竟是孤本,市面上根本没有这书,她不禁怀疑这是严娉婷自己写的,下卷还没有写完。

  林绿萼努了努嘴,微微有点想她,要给她写信催催下卷吗?罢了罢了,不能给她一点好脸色,那人最容易蹬鼻子上脸。

  严娉婷不是说要来京都做生意吗,待她来了,她定会主动联系讨好林家。

  到时她再借机让严娉婷拿出话本下卷,想来若真是严娉婷所写,她为了京都的生意顺利,肯定会回府通宵达旦地为贵妃创作。

  林绿萼舒适地翻了个身,背对着耀眼的阳光,待午睡之后去碧玉宫看望杨昭仪、梁美人和小粉珠。

  她睡了片刻,闻着铜炉中幽幽的香气,睁眼看到云水跟着檀欣掀开珠帘走了进来,云水脖子上还戴着那条茶色的纱巾,他清澈的眸子激动地闪烁,轻声说:“奴婢名为云水。意味云在青天水在瓶,万物各有归去之地。”

  林绿萼喜悦地伸手抱他,他的身体骤然消失在她怀中。她心口不适地颤了颤,一下睁眼坐起来,才发现是梦。

  他还好吗?若是他从边关传信去了显州,那信再由显州寄回林府,要些时日她才能收到。林绿萼拍着胸口,他一定很好,不如去寻父亲打听一番?父亲人脉广,肯定知道边境是何种情况。

  “檀欣,你去问问,能否安排本宫与林相、林夫人见一面。”林绿萼扶着肚子起来,“温雪,传步辇吧,本宫去碧玉宫看望梁美人。”

  “喏。”檀欣和温雪应声而去。

  林绿萼又斜躺在软塌上,等待步辇来接她,心里七上八下,也不知这慌乱的情绪是为何而生。

  等了一盏茶功夫,她坐上步辇,身后的曲柄七凤金黄伞遮挡了日光,行到碧玉宫外,她心中的不快顿时消散了,被即将见到小公主的喜悦填满。这时候她看到一顶软轿往披香殿那边行去。

  林绿萼不禁多看了一眼,软轿的布帘被风吹起,她在一瞬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,她止不住呵斥道:“停轿!”

  温雪不知贵妃何意,但还是冲上去拦住了轿夫。轿夫停轿,林绿萼走到轿子前,眉心紧皱,震惊不解地低声呵斥道: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你来宫中做什么?”

  赵夫人掀开了轿子的帷帐,露出半张艳若桃李的脸,笑着说:“大概是为了实现自己说过的话吧。贵妃娘娘,可还记得妾身在神石寺时,说过什么吗?”

  “你说了什么话?”林绿萼心里顿生背叛之情,前些日子的接触,严娉婷全是虚情假意的吗?严娉婷只是因为形势比人强,所以不得不低头讨好她,待她回宫之后,严娉婷再接触与她交恶的人,借机陷害她?

  林绿萼心口一股恶气难以疏解,只觉过往的真心相待都喂狗了,“赵夫人,你要去披香殿?你可别忘了,你的……”

  “妾身没忘。”赵夫人冷漠地打断她,挑眉嘲讽地轻笑,“只希望娘娘不要总是挟恩图报。”

  林绿萼小退半步,怔怔地望着她放下帷帐,轿夫抬起软轿,往披香殿而去。她只觉恶心得想吐,严娉婷就不怕自己是贱籍身份的事被她宣扬出去吗?她就不担心她如今拥有的一切就这样灰飞烟灭吗?

  等等,林绿萼突然瞪大了眼,严娉婷在神石寺时与她谈天说地,那时两人相处愉快,未曾说过一句歹话。若让她回忆的话,她只记得自己讲起德妃害她的事,严娉婷眼中透着寒芒,说:“若有机会,我帮你报复她。”

  “你!”林绿萼对着轿子大喊,本想追出去,但又犹豫着停了下来,心如鼓擂,严娉婷这人到底要做什么,她该不会真想报复燕语然吧!

  林绿萼既怕严娉婷要做坏事报复她,又怕她为报答自己而孤身涉险,一时百感交集,愣在碧玉宫前险些中暑。

第87章 引火 去商量吗

  细碎的风拂过褐色的窗棂, 吹起珠帘摇晃,殿中沉香温软,方桌上的花盆里摆着绿意盎然的两片荷叶, 一朵荷花。

  德妃坐在正殿,拿着一篇长赋评析, 漫漫将赵夫人迎了进来,她颔首笑着对赵夫人点头。德妃私下派人打听了赵夫人的生平,知她依靠美貌从赵府通房变成了如今代幼子掌权的赵氏家主。

  德妃嘴边噙着温和的笑容,眼睛平静地打量面前的人。赵夫人穿金戴银, 妆容精致, 容貌艳丽……德妃微愣了愣,赵夫人的姿色放在宫中, 也仅次于林绿萼,甚至她身上风韵流淌的气质, 倒比林绿萼那股不羁洒脱更加动人。

  德妃不自觉地暗讽,以色事人者, 能得几时好, 她无非是仗着美貌依附男人,如今男人过世了, 掌一家大权定是力不能及, 所以才想着巴结讨好宫中贵人, 为自己撑腰。

  赵夫人并不拘谨, 行礼之后自在地抬头打量房中的摆设, 话说带着一点显州的乡间口音,“皇宫红墙金瓦可真好看啊,这么大的宫殿里就住着德妃娘娘一人吗?过往我们赵府这么大的院子,能塞下十几个姬妾呢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德妃听赵夫人谈吐, 更是小妇人气派,竟拿宫中的娘娘与商贾之家的姬妾类比,令她不爽,“一路从显州过来,可劳累了?”

  “说不上劳累,都是为了家族的生意。”赵夫人开始细数京都米、盐、糖的价格与显州的差距,这京都的生意是如何的不好做,宁氏真是奸商,从京郊采买远送而来的苏锦、蜀锦卖到京都翻了两倍价格,京都店铺的租金比她想象的贵多了……

  如此说了一大通,德妃一向自持平静,也按捺不住打断道:“说正事吧。”

  赵夫人说得口干舌燥,端起茶牛饮了一杯,瞥了德妃一眼,似乎才想起来在宫中要恪守礼仪,于是又装模作样的拿起宫女新端上的茶水细细浅饮。

  她的行为举止落在德妃眼中,德妃淡淡一笑,真是小门小户出生的女子,穿戴再怎么华丽,容貌再怎么艳丽,也遮挡不住与生俱来的俗气,“你为何会与贵妃结仇?”

  说到这事,赵夫人更是打开了话匣子,“妾身与贵妃无冤无仇,她初来显州,妾身好吃好喝地招待她,可她为了玷污赵氏商行的名声,硬说妾身在她的酒水中投毒。呵,贵妃权势滔天,在显州作威作福,又与县令勾结,将妾身好一通折磨。”前些日子被鞭子抽打的痕迹早已消散了,她将衣领拉开又迅速系上。

  德妃眨眼间能看到赵夫人露出的被鞭打的红痕,又没瞧真切。

  “前些日子,淑妃回娘家省亲,眉眼间颇有愁色,这愁色被妾身的长女赵芙发现了。芙儿又从她夫君那里打听到,淑妃因贵妃身孕的事发愁。恰巧妾身来京都做生意,与芙儿见了一面,芙儿虽是妾身早死的夫君与原配所生,但她对妾身颇为尊敬,问妾身可有方法可助力淑妃,让她能在夫君面前长脸。”

  赵夫人压低了嗓音,鬼鬼祟祟地左看右看,见四周无人偷听后,这才小声地说:“妾身既为了相助女儿,又与贵妃有仇,这才斗胆向淑妃提议,揭发贵妃在显州与男子有染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德妃点了点头,她派人去打听了,确实探听到贵妃在显州中毒一事,但后来贵妃又将赵夫人从牢里放了出来,恐怕是赵夫人舍了大把银子讨好贵妃,“听闻你还去神石寺探望贵妃?”

  “是的。”赵夫人说到这儿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咬紧牙关愤愤道,“妾身带着天山雪莲、千年人参去神石寺探望贵妃,她竟然说要派人将妾身叉出去!她收了妾身的礼,也未给妾身半点好处。妾身实在是没了办法,贵妃在显州势大,妾身又如何都不招贵妃待见,只得百般讨好。”

  赵夫人冷笑一声,“但如今不同了,有淑妃娘娘、德妃娘娘、皇上为妾身撑腰,妾身定要将之前受的委屈,都一一讨要回来。”

  德妃意味不明地笑着,半是讥讽半是赞叹地说:“你倒是颇有胆量,敢于向权贵叫板。”

  赵夫人奉承道:“妾身自然不敢,但有娘娘们在,妾身也只是尽力当个人证罢了。况且贵妃娘娘身后是林家,林家一直明里暗里照顾宁氏商会,致使赵家的生意越发难做,妾身虽未读过书,也曾听夫君讲过,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之类的话。”

  德妃派人送上一盘金银珠宝,“宫外的事还要劳你多筹划,至于宫内,你暂且不要暴露自己相识淑妃,你与淑妃沾亲带故,到时被人联想到什么,那就不好了。”

  “多谢娘娘,妾身知道了。”赵夫人抚摸着盘中的金玉,不自觉地露出喜色,又更贪心地说,“事成之后,能否托淑妃多照顾赵氏在京都的生意呢?妾身听闻淑妃娘娘不日就要成为继后了,以皇后之势襄助一个小小的赵氏商会,因不成问题吧。”

  德妃点头,看赵夫人这贪婪的姿态,也许不止是因与贵妃有仇才会以身犯险谋害她,而是想借淑妃之势谋取钱财,德妃深知有所图的人更好掌控,她温婉地说:“本宫会告诉淑妃娘娘的。”

  “多谢德妃娘娘。”赵夫人喜笑颜开,手抚摸着金镯子上的花纹就移不开眼了,“还是宫中的东西做工精美啊,这么好的连枝纹,宫外可真不多见。”

  德妃附和地笑了笑,“贵妃在显州私会男子的事,你可有什么打算?”

  赵夫人眉眼间闪过一刹那的兴奋之色,很好奇她这话说出口之后,德妃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“妾身仔细打听了,贵妃居于显州时,确有一男子去驿馆寻贵妃娘娘。”

  德妃想到什么,眉头微蹙,正要开口询问,却被赵夫人打断:“妾身听闻他来自京都,带了不少金玉珠翠赠与贵妃,当时驿馆的守卫和仆从都看到了。”

  德妃拿着茶杯的手一下捏紧,茶水溅到了手上,“等等……你说的那人……”

  赵夫人不顾礼仪地站起来,走到德妃身旁极小声地附耳说:“而且,他得知贵妃有孕之后,立刻给了照顾贵妃的陈大夫几百两银子,让陈大夫务必将此事隐瞒下来,还亲自抓了安胎药欲去驿馆侍奉贵妃安胎。”

  赵夫人抑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,用手遮住唇,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德妃的耳畔,“还有,我派人去打听了,那日在驿馆负责洒扫的侍从听到那男子低吼道,你跟我走,我会照顾你!两人光天化日就在驿馆拉拉扯扯,还说什么,虽则如云,匪我思存的话,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眼光。”

  德妃瞳孔不安地震动,她的嘴长得老大,半晌合不上,弟弟为何会突然写信告诉她林绿萼有孕了,难道说他们两人有私情?不可能,此事绝不可能!

  但她前些日子也听燕家的侍从说,林绿萼在京郊的时候,燕明冶曾多次骑马去京郊附近游荡,她以为他只是在京郊别院周围遥望林绿萼,以寄相思,难道那时他们两人就见面了?

  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,她的脑海中仿佛有烟花炸响,惊得她瞪目结舌,赵夫人还在她耳边说着什么,她一句也听不进去。其实仔细想想,林绿萼虽然对别的男子没有兴趣,一直对她弟弟倒还颇为亲切,当年她弟弟托父亲上门提亲,林相本有所犹豫,但林绿萼一下就应了下来,还说服了林相。

  那时林绿萼只是说她不想待在林府,想离开乏味的闺中生活,说不定她对燕明冶也是有情的?

  他在驸马府安分了这么些日子,怎会听闻林绿萼去了显州,就按捺不住冲动,不顾一切地跑去显州寻她,难道真是因为他们两人有了私情?

  德妃心跳到了嗓子眼,越想越觉得在理。

  最要命的是,燕明冶去了显州之后,人便不见了,为这事皇上还对燕尚书发了一通火气,皇上来披香殿也与她说过此事,她那时替弟弟辩白,说弟弟年轻,许是去游山玩水了。

  此时思索一番,也许他是真想带有孕的林绿萼私奔,所以去做安排了,而他写信告诉她,实则是希望她帮他出谋划策,因不好直言是他的孩子?

  不会不会,绝对不会,一定不要多想!先将燕明冶的行踪查到再说。德妃止不住地摇头,一把抓住赵夫人的双手,怔怔地说:“赵夫人,这事你千千万万不要声张,一句话都别告诉别人,也不要让淑妃知道,我先给你银子,你在京都住着,揭露贵妃私会男子之事,我们再从长计议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赵夫人疑惑地瞪大了眼,有些不太愉快地瘪嘴,“驿馆的侍从可以当人证,证明曾有男子欲带贵妃私奔。陈大夫如今被我拿住了,他也可以作证,那京都来的男子给他的几百两银子,让他照顾贵妃的孩子。”

  赵夫人细细的柳眉上扬,在德妃面前低声轻语:“娘娘,你在害怕什么?难道你是忌惮林家的权势?别怕,贵妃与男子私通,皇上会严惩贵妃,林家也会出事。”

  她怕什么?燕明冶若是与林绿萼有私,遭罪的何止是林家?德妃挥手让她先坐下,她撑着脑袋仔细思索,此事有些蹊跷。

第88章 骗钱 去质问吗

  德妃又回忆了一番林绿萼在京郊别院时的细节, 她出宫之前恳求淑妃将京郊别院的侍卫全换成林家派来的人。德妃得知此事后,好一通腹诽,以林绿萼贪玩的性子若守卫全是自家人, 那她哪里是被囚禁在京郊别院,简直是放出宫去肆意玩乐。

  如今想想, 林绿萼求淑妃换侍卫,也许就是为了方便与燕明冶私会,她在宫中孤寂久了,心思变了, 也渴望爱。说不定两人在那里真发生了些什么。难怪他时常策马在京郊游玩, 哪里是遥望佳人,竟然是明目张胆地暗通款曲。

  德妃红唇翕动, 白嫩的脸皮随着牙关的颤颤也不安地哆嗦着。她很想将跟随弟弟的小厮寻来问话,偏偏那小厮跟着弟弟去了显州之后也下落不明。她听闻皇上有派人监视驸马府, 可她怎敢去问那些监视的人,你们可有发现驸马去了京郊别院?

  她抓起一旁的织金美人象牙柄团扇, 沉沉地扇了几下, 吹在面上的风都带着烦躁的闷热。

  赵夫人坐在椅子上,半晌得不到德妃的回复, 百无聊赖地又唤婢女为她续了一杯茶, 她用盖子刮着茶汤面上的浮茶, 发出清脆的响声, 低声嘀咕道:“娘娘这碧螺春, 似乎有些陈了,这都初夏了,怎还未换上新茶。”

上一篇:满城佳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