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妃无宠却有孕了 第47章

作者:枕雨眠 标签: HE 古代言情

  檀欣晕了。

  云水扶着她,她才没有摔倒在地。她发直的双瞳一下找回焦点,郑重地说:“这必须是皇上的孩子!我会立刻传信告诉林相。如今时日稍早,还有机会补救,若怀孕几月或是生下孩子再被他人发现,难免惹人猜忌。”

  檀欣抓着他的双肩,“必须要让娘娘回宫,把孩子名正言顺地生下来!上百侍卫保护着贵妃,待来日产子之时,难免不被其他人听到哭声,大人可以守口如瓶,可是孩子会哭会闹啊!”

  “我不要回宫。”林绿萼听到院门的动静,推门出来,不耐地瞪向檀欣,“你别说了,我不会回去。”

  云水也觉得檀欣说得有理,就算去了神石寺养胎,孩子也总归要长大,他不想孩子如他一般活在暗中,“要不,死遁吧。”

  林绿萼一掌打在门上,“我不要回宫也不要死遁,我要以林绿萼的身份活着。”

  “好。”云水点头,与姐姐对视,他狠下心来,“那就造反。”

  檀欣又晕了过去。

第75章 如云 去传讯吗

  身后的重重青山隐进了云雾中, 成群结队的大雁从苍蓝的天际飞过,平原上如蜿蜒白蛇的河流冰雪消散,流水渐潺潺。

  燕明冶穿着翠竹色的衣衫, 衣摆绣着银白的竹叶,他抬头望向隆康镇的匾额, 露出淡淡的笑容,又低头整理了鬓发、衣领,策马往前。

  虽是春风温凉的二月,他头上却布满薄汗。他带着小厮从京都一路疾行赶来, 只花了不到十日。如今身上闻着有股汗味, 他虽急切地想见她,还是寻了一个客栈, 沐浴之后,仔细地将身上拾掇干净, 又把脸上新冒出的青色胡须刮了,穿上熏过香的衣裳, 才迈步往驿馆走去。

  他头戴玉冠, 剑眉星目,也不顾春风的寒凉, 展开手中的折扇。他走在隆康镇充满粗布麻衣的的街市上, 惹得行人纷纷注目, 他自我感觉极好, 京都来的翩翩佳公子, 自是不凡。

  ……

  檀欣悠悠地醒转过来,眼中还带着浑浊不明的光,她看到床边面露关切的云水与贵妃,想起晕倒前云水的话, 她一下跳起来抓住他的胳膊,“你说什么?什么反?”

  云水不再敢说,他怕“造反”二字一出口,檀欣姑姑又白眼一翻晕死过去。

  林绿萼坐在床边拉住檀欣的手,好言相劝,“檀欣,你照顾我十几年了,自然知道我是什么性子。该怎么做,我和云水会从长计议,你只需帮我保守秘密,好吗?”

  檀欣眼眸微闪,嘴上同意了,心里却七上八下,想着无论如何要尽快通知林相。

  林绿萼和云水走到院子外,她低叹了一声,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春光洒在云水白皙的脸庞上,他眼含深情地望着林绿萼,一时并未答话。钱思告诉他,他的皇叔徐仲这些年一直在边关发展势力,待东北的兵器运输过去之后,他就会寻个适当的机会,引兵造反。

  但如今姐姐怀有身孕,他不能放任她不管,他若不在她身边陪伴着她,他也会日日担心。他想带她一起走,可舟车劳顿,边关苦寒,又逢战乱,她这样养尊处优长大的女子,怎能在有身孕的时候吃这样的苦。

  檀欣说的话也不无道理。距离孩子出生还有七个月,就算这七个月没被其他人发现贵妃肚子日益变大,姐姐安稳地生下了孩子,之后孩子来到这世上,还要东躲西藏地过活吗?

  可是七个月,能拿下皇城吗?

  心中思绪万千,他在柳树旁静静地站着。林绿萼伸手轻抚他紧皱的眉头,“你不如去寻钱思商量一下。”

  “如果……”林绿萼伸手抱住他,头埋在他的怀中,热泪涌上眼睑,她却极力憋住想哭的冲动,细声地说,“我是说如果,你想去远方,你就去。”

  前段日子,她只想他陪在身边,与她在京郊别院做一对神仙眷侣。中间分隔了十几日,他不在身边的时日,她虽然万般思念他,但她也总能自己找到乐子打发时间。

  如今来了显州,她亲眼所见流离失所的垂髫孩童的可怜模样,心里一时感慨万千,许是她也有了孩子,她的心变得更加柔软,她希望自己爱慕的人,能为这个世间做些什么,即使是微薄的力量,她也希望在她的孩子出世的时候,天下能有更多的孩子吃饱穿暖,享受父母之爱。

  “你先去寻钱思商量,再回来告诉我你的决定。”林绿萼从他怀里抬起头,露出灿烂的笑容,脸颊两个梨涡明媚动人,“我等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云水低头拥住她,把头埋在她的颈窝,姐姐真是世间最好的珍宝,明艳的外表下有一颗更加明艳的心。

  两人在柳树旁相拥的时候,檀欣小心地贴着院墙溜了出去,她要立刻给林相传信:贵妃有孕了,一定要让皇上知道这是他的孩子,让皇上将贵妃接回宫中养胎。她虽然忠于贵妃,但更忠于林家,她不能见贵妃私下产子将林家带入万丈深渊而坐视不理。

  云水送姐姐回房中休息,他离开驿馆,去赵府寻钱思,这些时日钱思一直在赵府与赵夫人称兄道弟地喝酒、谈生意。他刚走到驿馆门口,眼中映入一个熟悉的身影,燕明冶,他在这里做什么?

  云水眉眼上扬,燕明冶在这凉爽的春日里轻挥一把折扇,真够奇怪。倒让他想起去年夏日坚持穿厚重奢华衣裙见燕明冶的姐姐……见面的时候要用不合时宜的物品,这难道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吗?

  燕明冶激动地挥手,宽袖在风中翻飞,“云水姑娘,多日不见,你越发……”云水竟然和他一样高了,记得上次见面时还矮他半个脑袋,小姑娘长得真快,“你越发美丽了。”

  云水面无表情地打量他,燕明冶在京都这些时日,皮肤白皙了许多,才从边关回来的那股苍凉劲儿已经全无了。他穿着碧色的锦袍,像一只花枝招展的孔雀。

  “贵妃娘娘在驿馆吗?”

  他浑身透着一股遮挡不了的喜悦之色,眼角眉梢的笑意像火一样灼得云水心口不太舒服,“你有事吗?”

  “啊,一些小事。”燕明冶心中被即将重逢绿绿的喜悦填满,他记得云水姑娘说话声音硬朗,就是这般寡淡无笑的性子,他也不生气,从袖袋中掏出一支碧玉缀珍珠钗塞到云水手中,“你眸色澄净,戴这个好看。”

  “哦。”云水拿着钗子的手微微颤抖,这人是看不懂眼色吗?

  “我回老家祭祖,途径显州,恰巧听闻贵妃娘娘因中毒而久居隆康镇驿馆,所以借道来此看望她。”燕明冶晃了晃手中提着的食盒,“酒楼带来的一些糕点,还请云水姑娘帮我转交给贵妃娘娘。若是她抱恙在身,我改日再来看她,也可。”

  云水哑然,如今他可是驸马爷,回老家祭祖只带着一个小厮,又还能恰巧听到贵妃的消息,他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令人佩服。

  刚好温雪从医馆拿了安胎药回来,她看到燕明冶面色红润,云水脸色暗沉,两人在驿馆门口相视而站,无人说话。她惊得捂住了嘴巴,此刻又是什么情况?她真的好想找一个人诉说近日的种种事!

  “燕公子……啊,驸马爷。”温雪迈步到中间,隔开二人,她回头盯了云水一眼,“你有事的话先走吧。”

  云水还要去寻钱思商议要事,也不想再与他废话。他又睨了燕明冶一眼,捏着手中的发钗,转身离去,他看着他在春风中荡漾的笑颜,心里涌起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拥堵滋味。

  温雪接过燕明冶递上来的食盒,又询问了几句他有何事,行礼道:“奴婢去禀告娘娘,还请驸马爷稍待。”

  燕明冶从袖袋中拿出一对红玉耳坠,“温雪姑娘爱明媚的颜色,这耳环配你正好合适。”他来之前为贵妃和身边的婢女都准备了适宜的礼物,他想等林绿萼去神石寺了,他就在附近居住下来,时时进寺中参拜,也可与她碰面。兴许一来二去,又唤回了昔日的情分,他便带她私奔。

  温雪喜滋滋地收下耳坠,转头一蹦三跳地进了驿馆。她手中提着的药袋掉了一包在地上,燕明冶出声喊她,她仔细把玩着手中的耳坠,并未听到身后的声音。

  燕明冶捡起牛皮纸扎好的药包,放在鼻尖闻了闻,担心绿绿余毒未清还在吃药,他转头对身后的小厮说:“你拿去附近的医馆问问,这是什么药。”他打算再多开几幅相同的药,明日煎好了送到驿馆,就又有了见面的借口。

  他忐忑地在门口等候,害怕绿绿不见他。他前些日子约她去看打马球,她以生病为由拒绝了他。他知道在京中两人见面多有不便,所以也未强求。后听闻她来了显州,他就不管不顾地跑来了,他很想她。

  温雪出来,笑着行礼,“娘娘在正堂,跟我来吧。”

  林绿萼端坐于堂中,招手命人上茶。方才云水一走,她就发现檀欣不见了,心里正在烦恼,檀欣定是去传讯了,也不知能否找人把她抓回来。又听闻燕明冶来了,她心里猜测他是有公务途径此地,得知她在此处所以闻讯赶来见故人一面,于是并未拒绝,传他来正堂喝茶。

  燕明冶坐在下方,眼睛舍不得多眨,含情脉脉地望向林绿萼,他知自己的神色在外人看来十分痴情,但他也顾不得这么多,他又有大半年未见她了,她像是他心口的一抹芳香,日夜引他思念。“绿绿,你身体可好些了?我听闻你中毒,甚是担心。”

  外堂还站着众多侍从,他怎能随口叫自己绿绿。她略尴尬地点了点头,“只是吃坏了东西腹泻,并未中毒。额,驸马来此地,有何公干?”

  燕明冶站起来,伫立在她近旁,小声地说:“皇上日夜派人监视驸马府,公主又日夜为皇后生病的事闹腾,我实在不想多待,便私自逃离了京都。”

  林绿萼瞪大了双眼,她又忍不住要骂他,忍了忍,厉声斥责道:“你在做什么胡事?她可是你的妻子,如今她母亲病重,你不更应该在旁照顾她吗?”

  他略微伤感的垂眸,他以为她会因相逢而喜悦,“我并不想娶她,我与她也并无夫妻之实,我……我的心意,你最是了解,虽则如云,匪我思存。”

  “我不了解!”林绿萼看他站在自己面前,剑眉紧蹙,她忍不住瞟了一眼在窗、门边偷偷打量的侍从们,她赶忙挥手,“你先坐到椅子上,好好说话行不行?”

  林绿萼端起玫瑰花茶一口饮尽,先润润口,看来今天,又少不了对他一顿骂了。

第76章 等你 去边境吗

  燕明冶退后两步坐在椅子上, 棱角分明的唇微微下沉,眼中全是落寞之色。

  “你别做出这幅委屈模样,你好歹冷静想想, 该不该抛家弃妻来显州见为国祈福的贵妃娘娘?”

  他躲开林绿萼愤怒地注视,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!”林绿萼指着他, 屋外这么多人守着,不能太过激动,她放缓了语速,“你可还记得我之前与你说了什么?”

  燕明冶垂眸, 遮住眼中的失落, “你说,襄王有梦, 神女无心。”

  “你余生还长,放下这份执念, 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,可好?”林绿萼深知这样说也没用, 但她稍软一点语气, 他就会觉得还有机会。

  他没有答话,轻轻地摇头。

  “你和然然姐, 可有书信往来?”燕语然与她势同水火, 燕家嫡子却这样痴缠她, 她不想利用这人的痴心来报复他姐姐, 但总觉得他也不会如此迟钝, 竟全然不知他姐姐的心思。

  “偶有书信,我知她如今养着琪公主,公主年幼吵闹,她身子愈发不好了。”

  “你父亲年岁渐大, 姐姐身子不好,妻子为母忧思断肠,皇上还时时监视你,这种情况下,你竟然来显州寻我?我真不知……”林绿萼想起他四年前伤心欲绝远行边境,他总是这样,凡事沾上她,他就不顾一切,“你将你的亲人们置于何地?若皇上知道你不顾恒玉公主,跑来显州找我,我真不知你是为了我好,还是想害死我!”

  燕明冶手指攥紧成拳,抓着发出淡淡香气的衣裳,“我怎会想害死你?我本想等来日再说……”他略微犹豫,又走上前来,压低了声音,“逸阳王快不行了。去岁寒冬,他与匈奴打了几场恶仗,之后久病难愈,前几日我收到消息,他估计活不到三月。他无子嗣,但手下有三位得力干将,徐仲、张干和田丙,我曾在张干手下当差,颇得他信任。他传信给我,让我去边关跟随他。”

  他望着林绿萼震惊的眸子,点头道:“你寻个机会,跟我走吧,什么劳什子驸马,我才不想当。”

  林绿萼瞳孔不安地颤动,手指不自觉地在桌上敲击,钱思他们属于徐仲一派,如今逸阳王快仙逝了,他们却还在隆康镇逗留,浑然不知。不行,得赶快传讯告诉他们,若逸阳王在边境的十几万大军都落入了张干手中,那徐仲必会被他铲除。云水日后再想造反,那就难了。

  她轻抚着狂跳的心口,忧心忡忡地说:“你还有事吗?若无事……”

  燕明冶先把酒楼买来的糕点放在桌上,又将备好的礼物递给她,都是些时新的金玉珠翠,很受京都贵族女子喜爱。这大半年他随恒玉公主游玩之时,细心地留意着女子们喜欢的发饰首饰,想着都买来送给绿绿,不经意间便存了一大箱。

  林绿萼打开,兴致缺缺地看了几眼,“很好看,谢谢你。”

  他又拿出袖袋中的信封,“这是杨昭仪托我带给你的书信。”

  杨静媛和他竟然还有联系吗?林绿萼晒笑着接过,信中只有两句话:我安,你可好?她把信封放在一旁,得空了再给杨昭仪回信。

  他看到绿绿脸上闪过的疑惑,连忙解释:“去岁皇上寿辰,你拒绝我之后,我因想知道你在宫中的生活,便托杨昭仪时常写信将你在宫中的趣事告诉我。”

  林绿萼眈眈地盯着他,想起那些杨昭仪为他纵酒的深夜,愤怒地说:“你也太残忍了,你可知她对你的心意?”

  燕明冶笑了笑,“我知晓,但我更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。听雨阁与摘芳殿近,她能时时看到你,我问德妃姐姐你的近况,她反倒不太说。”

  林绿萼不想再与他多说,这人骂是骂不醒的,只能等他某天自己醒悟,她回想过往,既无故意招惹他,也没有纠缠他,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决定,她问心无愧,“你走吧,无论你是回驸马府还是边境,都与我无关。”

  他一拳拍在桌上,眼眶微红,“你跟我走,我会照顾你!林家、燕家,与我们何关。皇上都将你赶出宫了,你难道还想守着那块石头到死吗?”

  “驸马,本宫乏了。”林绿萼挥袖转身,她感到疲惫,“望你珍重,我对你唯一的期望,就是你做出胡事的时候,不要连累我。”

  他站起来行了一礼,“我明日再来。”他竭力掩盖眼中的落魄,但仍让人一眼瞧出狼狈。

  林绿萼背对着他,朗声道:“温雪,传令下去,贵妃不见外客。”

  燕明冶伤心地离开了驿馆,走到门口的时候,小厮捧着药包迎了上来,震惊地拉住他的广袖:“公子,小的再三询问了,这是安胎药。”

  “安胎药?”燕明冶脱口而出,恍惚间站不稳当。

  “小的询问了,这就是驿馆附近那家医馆开的安胎药,公子可要去亲自问问?”

  “带我去。”

  燕明冶到了医馆,拿着这包有各种珍贵药材的安胎药问大夫是何人所需,大夫只说不知,他拿出重金之后,大夫立刻将上午的事情讲了个一清二楚。

  大夫手里收了婢女的银子,赵夫人的银子,如今又收了一位陌生公子的银子,菩萨显灵,好事连连。

  燕明冶坐在医馆里,手握成拳,指节发白。以他的了解,来寻大夫的高个子美貌姑娘是云水,迎大夫进门的微胖姑娘是温雪,檀欣年近四十,老实本分,怎会与侍卫私相授受。那必是……绿绿怀孕了。

  他被这个猜测惊得坐立难安。

  绿绿性子洒脱,但对男女之事一向看得很重,从未听闻她对京都某个公子有青睐之情,唯一与她关系稍好的,便是他。她绝不会刚出宫门,就与男子私下交合,那这个孩子,必定是皇上的。

  可绿绿为什么不上奏皇上?他低头思索,她贪恋宫外的自由,不想回宫。所以她不愿意跟他走,也是因为腹中有了皇上的骨肉?害怕牵连他?

  “你去取纸笔来。”他对小厮说。绿绿让他很伤心,他鼓起勇气,不顾自身安危,贸然离开了京都,在路上的时候那么地期待,盼了好些日子才终于与她相见。最后还是被她冷言冷语相待。

  长姐曾说,有办法帮他挽回绿绿的心,只要他将知晓的有关绿绿的事都告诉她即可。万寿节那日,长姐托他取来绿绿发间的金钗,他并未办妥这事,导致长姐与他置气,许久不和他联络。

上一篇:满城佳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