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妃无宠却有孕了 第45章

作者:枕雨眠 标签: HE 古代言情

  这金臂钏原是两对, 一对是莲花纹,一对是牡丹纹,这是林绿萼十五岁生辰的时候收到的礼物, 那时她正在房中摆玩金玉珠翠,严媪过来低声告诉她, 派人多番打听后,终于寻到严娉婷了。

  林绿萼听闻她成了显州某个商贾之家的长子通房,想来以她的美貌,日子总会过得顺遂, 她看到眼前这金臂钏上的并蒂莲花纹路, 喜庆又吉利,她期盼严娉婷多子多福, 于是将莲花纹金臂钏拿给严媪:“这是我给她的贺礼,你再去我私库里取五百两银子, 一并送给她。”

  她记得严娉婷肤白如雪,但她也不遑多让, 她将另一对牡丹纹金臂钏戴在手臂上, 暗暗存了比较的意味,不知这金臂钏到底谁戴着更好看。

  林夫人从严媪那里得知女儿在帮助前朝的贵女后, 感到欣慰, 于是她派严媪亲自去了一趟显州, 冒充严娉婷的远亲。

  不久, 严媪带回消息, 严娉婷过得并不好,她去显州寻到她的时候,她被折磨得快死了。不过她已带她去医馆养好了病,她本想将她带回京都, 但严娉婷十分决绝地拒绝:“你在京都也不过是贵胄家的库房管事,若我还去拖累你,迟早会被人发现你是前朝旧族,你不要再管我了,我不想牵连你。”

  “他们给予我的苦难,我要还给他们。”说完,她毅然转身往赵府走去。

  严媪被她的坚毅感动,在林绿萼的吩咐之外,又私下做了不少安排,收买了医馆的大夫,让严娉婷有事寻他,他必须随叫随到。这也是后来严娉婷在叵测的宅斗中能顺利生下长子的原因。

  严媪第二次去看严娉婷,将她想改贱籍的消息带给了林绿萼和林夫人。她们稍花了一点钱财,便将这事办妥了。

  又过了两年,严媪带着金银珠宝来显州看望严娉婷,那时她已是长子继室,正怀着第二个孩子。她没有收严媪的金银,反倒将之前那五百两银子还给严媪,“你别再偷家主库房的东西了!这些银子你拿回去将之前的缺漏补上,我过得很好,你不必再为我担心,有朝一日我若能在赵家掌权,我便将你接到我身边,颐养天年。”

  严媪见她过往干瘦的面庞有了血色,神色也不再扭曲痛苦,便放心地离去了。

  那时林绿萼在宫中,因对父亲心怀不满,与家里也不太书信往来,偶然听母亲提起过严娉婷有两个孩子,但她对严娉婷的记忆还停留在她是商贾之家长子的通房上。

  难怪那日在赵府里,林绿萼见她微昂下巴,自信满满地勾唇轻笑会那么的不爽,因为这个动作,就是幼时她模仿她学会的。

  此刻,林绿萼一手拿着金臂钏,一手抚摸上她的胳膊,严娉婷之前太过纤瘦,如今因产子后胖了一些,金臂钏在手臂上压出了一圈红色的痕迹,可她依旧没有取下来,视若珍宝地戴着。

  严娉婷咬着下唇瞪着林绿萼,她不知她怎么会一下认出她,她不敢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,若林绿萼知道了,一定会将她的贱籍身份告诉众人,再任由衙役将她折腾死,说不定帮她改籍的远亲也会遭受严刑,“不知贵妃娘娘何意?妾身本家姓王。”

  红霞透过小窗照在严娉婷杂乱的堕马髻上,她身影颤颤巍巍,背光的脸庞隐在暗中,挂着一丝薄泪。

  林绿萼迎着晚霞,绚烂的霞光浸入眼睑,她看到她手臂上还留有斑白痕迹的伤疤,想到她这些年遭受的折磨,一时百感交集,拍着木栏说:“你是傻子吧!”

  “你也不想想,一位当奴仆的远亲,偷来五百两银子送你,怎么可能不被主子发现!”

  严娉婷眼中闪过一霎的慌乱,她怎么会知晓这件事?林绿萼发间的金雀钗随着她激动地拍牢门而摇晃,伴着晚霞的光辉,晃得严娉婷不敢多看、多想。

  “你也不仔细想想,谁在京都有这么大的权力,能去户部将前朝旧族的贱籍改为良籍!”

  严娉婷浑身颤栗,撑着颓圮的砖墙站起来,怔怔地看着她,一时竟不敢相信。这些事,她从未对外人说过,只有她那位远亲知晓,怎么会……

  “那位严媪,与你非亲非故,是我母亲的家仆。”林绿萼轻叹了一声,“你真是傻子啊,她若真是你的远亲,你是国公府嫡女的时候,她不来投靠你家,待你家落魄只剩你一个了,却千难万险地来寻你、帮你。”

  “是我!见你父母双亡,落魄为奴,念着幼时的交情,暗中相助你……”林绿萼与她说话时,怕被后面几间牢房的犯人听到,所以一直压抑着,声音并不大。

  她捂着嘴,不敢相信,泪水却夺眶而出。

  林绿萼看着她,想起一点幼时的往事。

  彼时在晚宴上因太子的冷漠而受了气的严娉婷在御花园里发火,周围一堆贵女围着奉承她,林绿萼藏在树后,看她发怒而沾沾自喜。

  她们奉承严娉婷,却见她还是愤怒,于是开始贬低林绿萼,将林绿萼从头贬低到脚。

  严娉婷却微昂着脖子,柳眉上挑,讥讽她们:“你们少在背后贬低她,我又不是瞎子,她长得好看我当然看得到。她在容貌上胜过了我,我自然会努力地在别的地方胜过她。”

  那时树后的林绿萼略感惊讶,她偶尔也会和小姐妹们讲一些严娉婷的坏话,却不想她在背后也不曾贬损她一句。她佩服她的心气,知她是一个充满自信又不服输的人。

  红霞灿烂的光逐渐黯淡,夕阳的余晖照在林绿萼如玉的光滑肌肤上,宛若烛照昙花。

  严娉婷终于止住哭泣,哼笑了一声,她内心受到剧烈的冲击,那股对林绿萼的恨意,以她无法控制的速度在消散,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是施舍吗?就像打发乞丐一般?”

  “哎,随你怎么想吧。”林绿萼也说了这么多了,她若还是厌恶她,想要报复她,她也无计可施。但生意总是要做的。

  她把手中的两张口供塞进她手中,“我也不需你的孩子和这两张状纸威胁你了,你原是贱籍的凭证还在我林府放着,那张纸是你最在意的东西吧。你若不把那部分生意转给宁家,我随时都能让你身败名裂。你考虑清楚。”

  她话音刚落,却见严娉婷缓缓地跪在地上,泪水纷纷洒落在干黄的稻草上,她捶着稻草,低吼道:“我真是恨透你了!为何在这种重逢的时刻,都不能让我肆意地恨你!”她在最艰难的时候,若不是她派出的人出手相救,她已经死了。这么多年,最憎恨的人,却也是她最感激的人,五味陈杂莫过于此。

  “我知道你恨我。”林绿萼坐回椅子上,拍着胸口努力遏制上涌的呕吐感,牢中的恶臭让她难以忍耐,她看她落泪,也有几分命运捉弄的伤感。她眼眶泛上一点泪水,却又被她快速地抹去了,“亡国就如飓风过境,我等蝼蚁,又如何与天命抵抗。”

  渐暗的天色吞噬了牢房,在昏黑的夜幕下,一人轻泣,一人沉默。严娉婷突然想到另一件事,惨笑道,“你要赵氏商行的陆运生意,是为了帮他,对吧?”

  “是。”林绿萼盯着她,“总之这事办成之后,我不会再为难你。你若还想对付我,尽管来吧,看看以卵击石有没有用。”

  严娉婷哽咽,所以他不愿和她在一起,也是因为林绿萼吧?她揉着胸口的酸涩,又止不住难受起来。

  两个衙役溜进来点燃了周遭的烛火,又有几个人提着装着酸菜疙瘩面汤的桶,在牢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来打扰贵妃。里间的那些犯人,隔着老远闻到酸菜汤的味道,人声沸腾了起来,争吵着要吃饭。

  严娉婷心口泛起妒忌的涟漪,幽幽地问:“你们竟然还有联系吗?”

  “回吧。”林绿萼没有再多说,扶着温雪的手走出了牢房,她对着守在牢房外的知县说,“这事好像有些误会,本宫与赵夫人相谈甚欢,她定不是投毒之人。将她放了吧。”

  知县震惊,但立刻点头哈腰地派人去将赵夫人请出牢房。

  林绿萼走到县衙门口,上百侍卫等着她,檀欣和云水站在最前面。她看到了晚风中站着的他,她几步走上去,“不是病着吗?怎么还出来?”

  云水穿着天青色飞鸟描花长裙,从贵妃的衣柜里寻来的,短了一截,秀发随意地扎成马尾,用一根米白的丝带系上。他站在马车边上,有股男女莫辨的朦胧清美,引得路人频频打量。他看到她出来,急急地迎上去,“你没事吧?”

  林绿萼在他的脸上摸了一把,他额上的滚烫已经散去了,只是说话的声音还有一点沙哑。她笑道:“我能有什么事,倒是你,怎么出来了。”

  “她是严娉婷。我怕她使诡计害你,你不知她的身份,难免遭她谎言蒙蔽。”云水似扶似搂地靠在她身旁,仔细地打量她一番,见她无事后,才放心地扶着她的手往马车走去,“好多年没有病过,未曾想会一下睡着。”

  “她哪能害得了我。我是谁?我可是你无所不能的姐姐。”林绿萼与他双手紧握,扶着他的手,踏上马车。她又回头轻勾他的衣领,杏眸中充满笑意,“快上来。”

  他澄净的眸子专注地看着她,顺势跃上马车。

  严娉婷走到县衙门口,就看到这幅光景,晚风拂过马车前的金铃,在愉悦的叮铃声中,一人在马车上,一人在马车下,她纤细的食指轻勾他的衣领,两人相视而笑,彼此眼中都只有对方,那股再也容不下其他的爱意,惹得她心口又酸又妒又羡慕。

  贵妃的队列渐远了,她猜想两人在车厢中拥吻,她嫉妒地瘪了瘪嘴,失落地叹了一声,“真好。”

第72章 幸福 去吃面吗

  过了几日, 草长莺飞二月天,钱思他们去赵府与赵夫人商谈私运武器的具体事宜了。林绿萼本想交给宁氏商行去做,但寄信到京都告诉父亲, 再由父亲告知宁氏族长,宁氏族长派人来交接商务, 宁氏商会的人再完全熟悉这块事务,恐怕几个月都搞不定。

  事急从权,再加上她掌握着赵夫人的贱籍户口一事,不怕她耍花招。赵夫人也十分喜悦, 她厌恶的那两个亲戚被衙门带走了, 而林绿萼也并未收走她商会的陆运事宜,她感激万分, 积极地配合钱思他们。

  林绿萼与云水十几日未见,皆有小别胜新婚之感, 两人腻歪在驿馆的宅院里,许久不见人。

  檀欣近来总是叹气, 趁着今日天光明媚, 坐在院中石凳上让温雪帮她拔掉新长出的白发。

  温雪微一使劲儿,又拔出一根, 放在掌心数了数, 已扯掉了十来根白发, “檀欣姑姑, 这样下去, 你就会和钱思一样了。”

  檀欣听到房中贵妃的娇笑,蹙着眉头深沉叹息,“罢了,我去外院逛逛, 你在这儿守着吧。”

  房中林绿萼裸.露着光洁的背,趴在床上,她的柔唇微微肿起,胸口似洁白的画布,散布着点点红花。她胸口抵着枕头,闻到背上传来的清香,“腰上多抹一点。”

  云水跪坐在她身旁,手上拿着一盒香膏。昨日在隆康镇的街头巷尾闲逛,看到不少外邦运来的东西,这香膏由香茅、佛手柑、橙花调制而成,听商家说涂抹后会让皮肤柔滑如豆腐。

  香膏一摆上货架,隆康镇的贵族与商贾妇女皆抢着购买,云水仗着身手好,挤在人群中,给姐姐抢了一盒。

  巴掌大的琉璃瓶子,透着淡淡的幽香。他将香膏均匀地涂抹在姐姐光滑的背部,手指又顺着背脊滑到了腿上。

  林绿萼转过头来轻斥了他一声,“做什么呢。”

  “诶。”她瞪着云水清亮的眸子,轻拍他的手臂,嗔怪地轻呼了一声。这几日,他伤寒还未散去,夜晚总会体温升高,她搂着他的窄腰入睡,温凉的身上也很快热了起来,倒不用炭火了。

  她发觉他有了一些变化,个子越发的高了,恐怕没法再扮女子,若是女子这样身段纤长,反倒惹人注目。他脸颊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,眉色渐浓,少年的稚嫩感愈发消散,已有青年的俊朗姿态。

  手臂、腰腹也越发有力,这是林绿萼在床笫间欢闹的时候发现的。

  她心里有一丝怀疑,这疑惑最初只是豆大的不安,随着时日推移,越不知晓答案就越难受。严娉婷有着婀娜的身段,姿容出色,一颦一笑我见犹怜,若她刻意引.诱他,他真能稳如泰山,毫无知觉吗?那日,她故意露出脖子上的痕迹,难道是她自己掐红的?他穿着单薄的衣衫翻.墙来到驿馆,之前的衣裳去哪里了?不过她不好意思直言询问,心里虽是介意,却当作他为了保命而牺牲了。

  “好了,换你趴着。”林绿萼拉了拉他的衣领,又拍了拍床,她翻身坐起来,他平躺在床上。她拿起床边的药膏帮他涂抹手腕、脚踝的淤青,心里闷着一口气。

  “不碍事的。”姐姐仔细地帮他涂抹着药膏,他见她眉头紧蹙,装作无事地甩了甩手腕,“已经不痛了。”

  “她怎么这样对你,她过往不也挺喜欢你的吗?”林绿萼看着他的伤口就来气,幸好那日严娉婷也被抽了几鞭子,否则若让她动手打回来,她倒不知怎么下手,她俯身在他唇上啄了两下,披散在肩头的青丝松松垮垮地堆在他的脸庞两侧,发丝随着她的动作,不经意地扫过他的耳廓,他痒得缩了缩脖子,耳中似有虫子在爬。

  “是我为了逃走,自己弄伤的。”他平静地轻抚她的头发,又揩去她唇边的一点水渍。

  “你怎么还为她解释啊。”林绿萼的指腹按着他的下巴,装作生气地盯着他,充满占有欲地说,“你是不是可怜她,心疼她,所以日后也打算好好照顾她?”

  “日后”这词,她总感觉怪怪的。而且说到可怜她……林绿萼那日在晚霞的微光中看到她手臂上白色的伤疤后,觉得她这些年十分可怜。她却偏把自己的想法加在云水的身上,似乎有一股子没地方发作的飞醋在她脑海中荡漾。

  云水眼眸微垂,他想到那日她趴在他身边,说什么要让他体会女人的滋味、让他销魂惬意的话,他感到尴尬,“我没有这样想。”

  她见他双颊微红,眼眸闪烁,明显是有心事的模样,一下蹭起来,指着他的脸,忧愤地说:“她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,你不会真的还念着她吧?还是说你如野史上的某位枭雄一样,喜欢她这般年轻的寡妇?”

  云水搂着她的腰肢,结实有力的腿稍一使劲儿,一下又将她放回床上,“姐姐,你在想什么呢?我和她清清白白,我对她从未有过任何想法。”他低头与她四目相对,眼眸清澈如水,“姐姐不要多想,我的心中一直只有姐姐一人,从小时候第一眼见你,就再也容不了别人了。”

  天旋地转,她又衣衫半开地躺在床上,翘着唇嘟囔道:“并非我多想,你心里只有我一人,可万一身体做了别的事……”她在他严厉的注视下,声音越来越小。

  他食指挑起她的青丝摆弄,揶揄道:“不是姐姐多想,还能是赵夫人说的吗?”

  林绿萼一下来劲儿了,愤愤道:“是的,她说你床上功夫很厉害,很有活力!”

  “什么?”云水双目圆瞪,手指略一用力,扯得姐姐鬓角发疼,忍不住“嘶”了一声。他连忙放手,撑着床板坐起来,翻身开始穿衣裳,“走,我们去赵府当面与她对质,她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!”

  林绿萼看他这委屈死了的表情,心里的不快如烟般散开了,从后面抱住他,头靠在他结实的背上,“我才不去看她,再陪我躺会儿,我腰痛。”

  “而且,我才不信她说的呢。”林绿萼噗嗤一声笑出来,“就那般胡乱地一直……好像没有什么技术可言,她竟然说你让她如临仙境,这肯定是假的。”

  她在他震惊的神色中,洋洋得意地继续笑道:“我虽只吃过你这一只猪肉,但可看过不少春.宫图……”

  云水呆若木鸡,脸红如枣,半晌说不出话。一是震惊于赵夫人到底在姐姐面前说了多少羞耻的话,二是震惊于姐姐说他毫无技术可言。他暗自决心夜里姐姐睡了,把她私藏的书再偷出来看看。

  ……

  黄昏的时候下起雨来,春雨润如油,淅淅沥沥地敲打着飞檐。林绿萼与云水做寻常夫妻打扮,偷溜出驿馆去街上闲逛。

  今日是隆康镇的春分节,每年这时候,镇上都会欢欣鼓舞地迎接春天。商铺热闹,摆上适宜时节的小吃。

  檀欣跟在贵妃与云水身后,不自觉地四处张望,总担心被人发现。但实际并未有人过多的注意他们二人。

  云水穿着月白色直裰,一手打着油纸伞,一手搂着的姐姐的肩膀。林绿萼穿着淡青色的长裙,裙上并无繁复的花纹,发髻用一根普通的玉钗绾住。

  街上行人众多,不乏穿戴华贵之人,又有夜色和雨幕为他们遮掩,偶有行人注意到他们的容貌,也只是惊鸿一瞥,便迅速地走进了人群中。

  林绿萼偶尔回头对檀欣说:“去买那个,这个也帮我打包带回驿馆。”

  檀欣含泪点头,她看着娘娘朴素的衣衫,欣慰娘娘终于知道低调是好事了。

  林绿萼在一家面店门前驻足,在这寒凉的雨夜,她看着在铁锅里翻滚的滚烫的米白色面条,闻到扑面而来的烧牛肉香气,“我想试一下。”她寻了一张干净的凳子坐下。

  云水点头,对老板说:“两碗牛肉面。”他转头,“檀欣要吗,来三碗吧。”

  檀欣连忙摇头,俯身到贵妃耳畔:“娘娘,这种小店铺的东西不干净,吃了会生病的。”

  老板端上两碗淋上红油汤汁的牛肉面,空中弥漫着热辣的香气。

  林绿萼用筷子戳了戳香喷喷的牛肉,故意嚼得十分有劲儿,问檀欣:“你真不要吗?”

  檀欣咽了咽口水,“那……来一碗吧。”

  林绿萼吃了小半碗就饱了,这牛肉面对于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她来说并不是多么好吃,只是街头巷尾热闹的气氛让她着迷。

  她坐在长凳上,等云水与檀欣吃完。春风带着温凉的雨露拂过她的发间,她闻到清新的芳草气息,屋檐下的灯笼在雨水中荡漾,来往的行人脸上都挂着愉悦的笑容,她身旁是思念了多年的云水和照顾了自己多年的檀欣,她逃离了皇宫,来到了这一番自由的天地。在这样恬淡的气氛中,她只觉太幸福了。

上一篇:满城佳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