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妃无宠却有孕了 第33章

作者:枕雨眠 标签: HE 古代言情

  ……

  淑妃与皇上说了许久的话,回忆青春,畅享未来,又细数过往岁月里遭受的杨路依的磋磨。皇上安慰她,怜惜她,两人相拥入睡。

  这么多年了,她第一次在除夕夜能和表哥睡在一起,可惜,这等待实在太久,当获胜的滋味来临的时候,淑妃已觉得意兴阑珊了。

  她待皇上熟睡后,才敢轻手轻脚地离开寝殿,她在门口回头望向床榻,再三确认皇上没醒后,她才走到偏殿去看了一眼三皇子。

  殿中的苦闷的药香萦绕在她鼻尖,她看到儿子的脸庞失了血色,嘴唇也是淡淡的红色,但他在睡梦中似乎极度安稳平和,这是过往许多年都没有见过的神色。真好,一点疼痛换未来的安心,她感到欣慰。

  淑妃又去了另一间偏殿,换上了碧绿色的宫婢服饰,轻声问应星:“打点妥当了吗?”

  应星沉着地点头,“娘娘放心,侍卫们都买通了,凤栖宫的婢女内侍,能赶出去的,都已经遣散去各处当值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,待今夜事了后,把凤栖宫看守的侍卫尽数做掉,不要留下把柄。”淑妃看着镜中的自己,眼下逐渐有了纹路,往日里美丽乖顺的眸中,此刻尽是冷漠之色。她暗自叹息,终归是老得这么快啊,她不想再等了,再等几月,若杨家屡屡上奏请求,皇上又想起什么过往的事,对杨路依心软了,那会让她很难做,那不如今夜一不做二不休,让皇后畏罪服毒自尽吧。

  应星淡淡一笑,“奴婢知道的。”

  “药呢?”

  “在奴婢袖中。”

  “那走吧。”淑妃起身,对镜中的自己露出笑容,等了许久,终于等来了这一天,这在梦中无数次幻想的一天。

  ……

  皇后回来后,平静地坐在正殿的凤椅上垂泪,后悔吗?悲愤吗?失望吗?种种情绪最后都化为了无尽的泪水。她听到耳旁响起的侍卫将宫中伺候的宫人带走的声音,宫人的哭喊,侍卫的苛责,她都不想再听了,只觉烦躁难忍。

  皇后站起来,拦住了抓岁子和冬冬的侍卫,沉声道:“本宫依旧是皇后,身边总要有人伺候。”

  侍卫并非是听皇上的命,而是听淑妃的命来驱赶宫人,但皇后不知,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,对皇后行了一礼,就把其余宫人带走了。

  皇后坐在殿里,擦去了泪水,不管多么难过,她也不能就这么认输了,她手捏成拳,对冬冬正色道:“天亮之后,带消息出去,让他们上书求皇上开恩,多提及杨国老当年的功劳。再把杨静媛一家,好好地处置了。”

  冬冬含泪点头,“是。娘娘保重身体,皇上并非废后,气过了就会饶了娘娘,娘娘还有机会的。”

  岁子说:“奴婢下去为娘娘熬碗参汤。”

  皇后喝不下了,但也并未阻拦,岁子就下去了。冬冬还在劝慰皇后:“娘娘振作起来啊,待重掌后宫之日,还要将德妃这个叛徒狠狠地惩治一番!”

  皇后想到德妃,捏着凤椅的手不禁使劲,这时候,殿门开了。她抬头看到了在黑夜中站着的一个女人,她身后还跟着几个侍从。

  淑妃半张脸在黑夜中,半张脸照着殿中的烛火,她巧笑道:“重掌后宫之日吗?娘娘怕是等不到了。”

  “荒唐,凤栖宫容得你放肆吗!”皇后隐约感到不妙,为何淑妃做宫女打扮,她是为了掩人耳目,对本宫做什么吗?

第51章 清晨 去考虑吗

  杨昭仪筋疲力尽地站起来, 看着蒙蒙亮的天,摇摇晃晃地走到门边,打着哈欠说:“不打了, 我输了多少,你们去找寒儿拿, 我回去睡觉了。”

  林绿萼扳着手指数了数今夜赢的数目,笑着说:“你不会借醉酒忘记了而赖账吧?”

  “放心,我不是那样的人。”杨昭仪头晕目眩地倚着门框,转过头来恶狠狠地说, “我会记住这个教训, 日后再也不和你们打麻将了!”

  “云水……”林绿萼看她在雪地里摇晃的背影,想喊他送一送杨静媛。

  杨昭仪眼下乌青, 眼中带着血丝,她听到云水的名字就立刻打断道:“别, 别搬运我。”

  林绿萼对着梁珍意笑语了几句,然后和云水一起送杨昭仪到摘芳殿门口。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车轱辘在雪地里转动的响声。

  大雪方停, 天光微亮, 厚厚的云层压在皇城之上,不远处有宫婢正在清扫宫道上的积雪。

  “大清早的, 运什么呢, 这么吵。”杨昭仪拍着额头, 脑子里还是晕晕的, 板车刚好从摘芳殿门口路过, 她伸长脖子看了一眼。

  林绿萼把她送到门口,就扶着云水转身回寝殿,她准备抱着水水入睡,随意地回了一句, “运送恭桶的宫人吧。”

  杨昭仪看到板车上躺着两具尸体,用白布盖着,她本不想理会,可随意地一瞥就瞟到白布下露出来的半截衣袖,那花纹她不会认错,是昨夜她陪同皇后回凤栖宫换的那件凤袍。

  “皇后娘娘!”杨昭仪忽然大喊一声,一夜未曾清醒的脑袋被寒风一吹,霎时醒转了过来,她双眼瞪得老圆,一下扑了出去。

  “啊!这是怎么了!”杨昭仪扑到板车后,怔怔地看着这四个运送尸体的内侍。内侍惊慌失措地拦住她,不让她靠近。她挣扎着往前,一下摔在雪地里,手顺势扯掉了板车上的白布。

  车上的人一下露了出来,皇后脸色乌黑,唇里流出的血弄脏了整个衣领,僵直地躺在板车上,她身旁躺着的冬冬,脖颈断裂,脖子上有一条深红的勒痕,歪着头躺着,面色乌白。

  内侍慌张地从杨昭仪手里抢回白布,重新盖在车上。被杨昭仪的叫声喊回来的林绿萼,也看到了车上的两人,她震惊地捂嘴,与云水对视一眼,这是怎么回事?

  皇后和冬冬死相凄惨,林绿萼震在原地,双腿站立不稳,险些摔倒在雪地里,云水搂住她下坠的身体,把她的头按在自己怀中,安抚地轻拍她的肩膀,“别看了。”

  杨昭仪牙关颤颤,积雪浸湿了她的裙裤,“为什么?她可是皇后啊!你们是受谁的指使?淑妃?她敢做这样的事,她不要命了吗?”她面色苍白,说着又转向摘芳殿,眼里流出两行泪来,“你们告诉我,只是让她失去皇后之位,没有说要她的命啊!我对她是有恨,可没有到这种地步啊!”

  “停下来!你们要把皇后的遗体送去哪里!”杨昭仪撑着地上的冰渣匍匐着站起来,“她就算死了,也该享受哀荣,而不是这样被你们随意地拉出皇宫啊!”

  内侍们并不搭理杨昭仪,赶忙推着车往偏门走,他们要尽快去把尸体火化了,不能再招惹是非。

  林绿萼拍着胸口平复心情,待冷静下来后,冲出去抓住了还欲再追的杨静媛的衣袖,“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死,我也以为她只是被废后然后幽禁冷宫,或另派宫室安置。”她手抓着杨静媛的衣袖,上面沾满了未化的雪,她又解释道,“你冷静想想,皇后死了,对我有什么好处吗?我又为何要骗你呢?”

  杨静媛哭红的双眼盯着逐渐远去消失在宫道转角处的木板车,哀哀地哭喊了几声,低沉地说:“我……我害死了她。我是白眼狼,我是没有良心,可我没有狼心狗肺到这种地步,没有想到会让她死得这么惨!”

  林绿萼放开她的衣袖,转头对云水说:“你去问问莫公公,皇上知情吗?”又回头安慰杨昭仪,“云水跑得快,来回要不了多久,你身上湿了,去我殿里烤火等他回来吧。我猜测淑妃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,能私下里把皇后害死了,还把遗体送出宫去。”

  云水点头,飞快地去了。

  林绿萼拉着她走到殿中,檀欣送上热茶,杨昭仪喝着茶水,悔恨的泪水又滴进杯中,“你可能觉得我假惺惺的,可我心里真的挺伤感的,特别是看她死得这么惨……我……”

  杨昭仪薄唇翕动,絮絮叨叨地讲起一些往事,她曾将出自她们杨家的皇后奉为天人,她在闺中能受其他贵女尊敬,也是倚仗着皇后,她恨皇后给她希望又让她绝望,她恨皇后让她韶华岁月虚度宫中,“我想让她跌下来,不再能随意摆布我,可我没有想让她死啊!淑妃对我说,让世上再无京都杨家只有明州杨家的时候,我也求她,只针对皇后一人,不要伤害杨家其他人,她答应了我的啊,我作证皇后的劣行,帮她获得皇后之位,她不会做别的事……”

  “皇后不死,她恐怕坐不上那个位置。”林绿萼可以理解杨昭仪这样恨也不彻底,爱也不彻底的纠结心情,拍着她的手尽力安慰她。

  林绿萼想起昨夜皇后败了,杨昭仪却喝了半夜的闷酒,她心里恐怕并不是特别畅快,今早杨昭仪见皇后死了,一下又被内疚填满心胸,林绿萼劝道:“你既然做了这事的帮手,已经没法回头了,人各有命,看开些吧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云水回来了,他说:“莫公公说,一个时辰前,凤栖宫的侍卫来明珠宫回禀,皇后服毒自尽,婢女冬冬也用白绫自尽了。莫公公喊醒了皇上,皇上坐在床上震惊了许久,突然发现淑妃不在身侧,他震怒之下,派人去寻,却在偏殿看到了趴在三皇子床边睡着的淑妃。皇上思索再三,并未派人细查皇后服毒自裁一事,而是决定保住皇后的名声,先将皇后送去火化,秘不发丧,告诉世人皇后病重,过几个月之后,再传皇后久病难愈,病重崩逝。”

  林绿萼听后轻轻点头,“皇后不管做了多少错事,宣之于众总会伤害皇家的体面。皇后畏罪自裁,更是会牵连皇上青史留下污名,所以皇上才会这样处置吧。”

  杨昭仪垂眸苦笑,又抬头望向云水,“皇后娘娘真是服毒自尽,此事真不关淑妃的事?”

  云水答:“奴婢不知。”

  “皇后陪了他这么多年,他就这样白布一裹将她送出宫去。他怎么能这么狠心啊!”杨昭仪愤恨地骂了几句,又苦笑道,“罢了,我哪里有资格说这种话,我也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  林绿萼劝道:“你别在人前露出伤感之情,皇上不想让人发现此事,你若被人瞧出端倪,皇上恐怕也会惩罚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的。”杨昭仪摇头叹息着离去了。

  待房中只有林绿萼和云水了,她拍了拍身旁的软塌,让他坐下来,“看她这么伤心,我都不好意思去找她要赌资了。”

  “就算是远亲,这么多年相处下来,也是有感情的。”云水洗净双手,剥了一个橘子,把橘瓣放到林绿萼嘴边。

  林绿萼一下咬住他的手指,舌尖在他的手指上轻舔了一下,预想中他快乐的表情并没有出现,他黑着脸,沉声喊道:“姐姐,橘子你不吃我就自己吃了。”

  橘子的甘香充沛在她的嘴中,她哼了一声,现在逗他他都没有反应了,怎么会这样呢,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林绿萼张嘴,挤眉弄眼地说:“叼一块橘子,用嘴喂我吧。”

  云水很冷漠,又用手把橘子平静地塞进她嘴中,眼中一点欲望的光芒都没有,“不行,温雪在门外,她会进来。”

  “嘁。”林绿萼抬了抬眉,“那陪我睡觉吧。”

  云水很平淡地摇头,“不了,姐姐会摸我,然后让我不准摸她。”

  林绿萼抬了抬自己的衣领,“让你摸一小下。”

  “太少了,没兴趣额。”云水看着林绿萼吃瘪的样子,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,尝到了柑橘的酸甜,“我打算去凤栖宫附近看看,有没有值夜的宫人看到什么。”

  林绿萼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和沉静如水的眸,舌尖在唇上挑逗地滑动,“忙碌的云水也太可人了,我会想着你入睡的。”

  云水冷笑,“你不会,你现在只想着怎么把杨昭仪输的钱要回来。”

  “哇,你怎么这么了解我,令我欣慰又感动。”林绿萼不禁怀疑自己对他太好了,让他过于满足,他都不陪她做一些亲亲的事了,“你走之前,把书架上那个檀木书盒拿去给梁采女吧。”

  走到门边的云水脚步一滞,他回头眼带笑意地说:“那里面装的不都是姐姐的宝物吗,竟舍得还给梁采女了。”

  林绿萼震惊地望向他,“你怎么知道?你偷看我的书?”

  “姐姐每次偷偷看书的时候,脸上都会挂着淫.邪的笑容,让人很难不产生兴趣。”他熟练地拿下书盒,抬脚往外走。

  “你你你!无法无天了!等你回来,我打断你的腿!”林绿萼嘴上凶巴巴的,却又哀求起来,“你可千万别告诉梁采女,我偷看了她的书啊!求你了!”

  云水摇了摇书盒,笑着挑眉,“光求没用。”

  林绿萼蹲在软塌上,委屈地嘟囔:“那你想怎么样嘛。”

  “那看姐姐想怎么样咯,我可有很多趣事可以和梁采女分享呢。”云水说着就往后院走去了。

  “别啊!你有什么条件你提啊!”林绿萼一下追了出去,迎着朝阳拉住他。

  他在她耳畔小声说:“下次不想停下来了。”

  “卑鄙!”林绿萼红着脸低下头,极小声地说,“我会考虑的。”

第52章 侍寝 去烤肉吗

  燕语然等了许久, 帮她带话进凤栖宫的侍从才走出来,对着她行了一礼,面色冷漠地说:“皇后娘娘病了, 不见客,德妃请回吧。”

  “娘娘怎会突然生病呢?”皇后突逢变故, 又值寒冬,生病也很正常,但燕语然不想放弃,她冻得双手青紫, 脸色苍白, 这幅诚心又凄惨的模样,必得让皇后娘娘看见, 她今夜才不虚此行。

  德妃迎着晨光,缓缓跪在雪地里, 躬身长拜,声音沙哑地朗声说:“皇后娘娘, 臣妾含冤, 还望皇后娘娘见臣妾一面,给臣妾一个自白的机会!”跪了一会儿, 她的双膝冷得失去了知觉, 她又在雪地里叩首, 额头砸在雪中, 激起冰渣飞在脸上。

  看守凤栖宫的侍卫并不搭理她, 任由她闹腾。德妃隐约察觉到不对劲,她透过宫门望向院里,方才给她传话的侍从,现在在里面忙碌端茶送水、煎药洒扫的婢女, 她都不认识。

  侍卫见她往里张望,忙将宫门关上。德妃更觉有异,但转念一想,若说因皇后的罪过,凤栖宫的宫人一夜之间被换了,也似乎说得通。她跪了小半个时辰,温煦的冬日暖阳刺破云层,浅浅金光照在雪中,晃得她双眼难受,她的病虽然有时候是装的,但她的身子确实不太好,经受不住这样长久的寒冷。

  燕语然扶着漫漫的手站起来,又哽咽地往里喊道:“既然皇后娘娘生病,臣妾不再叨扰。臣妾改日再来看望皇后娘娘,诚心地期望皇后娘娘保重凤体。”

  她一瘸一拐地往披香殿走去,刚离了凤栖宫,突然有个穿藏蓝色宫装的内侍从斜刺里跑出来,跪在她身前,他说:“德妃娘娘,奴婢岁子,有要事与娘娘商议。”

  “岁子?你怎么会在这儿。”德妃看他两眼通红,面容憔悴,不知他来寻自己所为何事。岁子是皇后身边得力的内侍,按理说,如今皇后身边的宫人,因与皇后一样憎恨她才对,莫不是有什么诡计想要害她?德妃打起精神,悲伤地说,“本宫并非背叛了皇后,而是被她们合谋陷害。”

  “奴婢知道。奴婢昨夜听淑妃娘娘说了,才知道德妃娘娘蒙冤。”岁子回忆起昨夜,他去小厨房热参汤,听到正殿的动静,刚好风吹熄了小厨房的烛火,他隐在暗中,淑妃的侍从在凤栖宫中搜了一圈,并未发现他。

  岁子小心地走出厨房,靠在窗边偷听,刚好听到淑妃呵斥皇后:“若非娘娘自己无恶不作,臣妾又哪里有机会能害到娘娘呢?”

  皇后痛声咒骂淑妃夺走了她夫君的爱,夺去了太子的性命。

  淑妃张狂地笑道:“皇后娘娘有所不知,其实过往这些年,你和其他妃嫔的大多数矛盾,都是臣妾刻意挑拨的,你出手对付她们,也不过是帮臣妾除掉眼中钉罢了。”

  皇后想起了一些事,气得想打淑妃,却被淑妃的侍从按住。

  淑妃又说:“我才入府的那几年,表哥心中是有你这位正妻的,所以我一直故意让你看到我们两个恩爱的样子,惹你妒忌发火。你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京都贵女吗,嫁入了殷府,你就该以夫君为重,你的刻薄话语并不能帮你挽回夫君的心,只会将他推向温柔的我。”

  皇后自知积重难返,曾经,她对他一片真心,如何能忍住夫君疼爱妾室超过自己之事,更按捺不住妒忌的火气与殷牧昭闹腾,没想到这些也是颜怡瑛故意挑拨的。皇后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,悲愤地说:“终有一日,你会不得好死。”

  “只可惜娘娘看不到了。”淑妃心里得意,忍不住将今夜筹划之事说了个痛快,故意留德妃下来取乐的事也说了。岁子在窗外听到了,才知德妃娘娘并未背叛皇后。

上一篇:满城佳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